Agares

BSD:芥右 / 百合向通吃
KNB:黑子右 / 桃丽

主要吃这两个圈子里的粮,偶尔产一些不入流的文。超级欢迎有小姐姐来找我聊天!

© Agares
Powered by LOFTER

结线人与剪线人之间的红线。(敦芥)

中岛敦是一位结线人,他结成的线不是普通的线,而是红线。

芥川龙之介是一位剪线人,他的剪刀只能够剪断红线和黑线。

 

敦喜欢帮人们结线,他还会在工作时,也就是在人们的小尾指系上红线的时候,多系出几个漂亮的花样。有时候是蝴蝶结、有时候是是一个小爱心、有时候还有很多时间的时候,他就会更加用心地系出四叶草型的结。帮人们结线是一个大活,只有一家小小的公司正在经营这样的生意,爱神将名单文件差人送过去公司之后,结线人就要开始工作了。敦是新人,每天负责两对,也就是四个人的红线。

 

其他的大前辈,能者多劳就一天四对,某些懒癌患者一天也至少得帮一对连上线。敦很勤快,效率也很高,几乎每天准时连好线就回公司打卡下班。社长福泽谕吉先生也很赞赏他,惹得高级顾问兼连线人的江户川乱步先生气得直跺脚。这种时候敦就会递上一盒点心,乱步先生看到新人都给自己拿点心了,还笑得那么灿烂,也不好再乱发脾气,只能抱着那一盒点心在沙发上偷懒看报纸的四格漫画。

 

芥川对于替人家剪断红线和黑线这一份谈不上喜欢,也称不上讨厌,因为那是工作而不是爱好或者是讨厌的事。他随身携带一把名叫罗生门的剪刀,这把黑剪刀成精了,哦,不是,是有自己意识的一把剪刀。虽然不会说话,但是偶尔自己会变成猛兽吓人,猩红的眼睛外加上血盆大口。第一次在爱丽丝面前变成这幅凶样的时候,被当成了宠物一样硬被拉着一起玩。森鸥外先生哀伤地让芥川留下,和他一起看着爱丽丝和罗生门玩。芥川咳了几声,谎称自己看医生的时间快到了,强行把罗生门带走。

 

森先生很赏识芥川这种个性,所以给他加了工资。芥川的工作就是和结线人接头,将被染黑的线咔嚓咔嚓地剪断,再把两头的线都给解开,这就是他的工作了。剪线人的工作比较清闲,偶尔会去爱神那里当一当短期工,或者和首领森先生一起陪爱丽丝玩游戏。毕竟红线变黑是罕有之事,更多的是结线人连错线了去找剪线人收拾善后。结线人只能系线和连线,剪线人只能剪线和拆线。

 

啊,多么友好,相互帮助的工作呀。

 

但是这两家公司的员工彼此关系都很差,互相对骂是常有的事。例如说敦和芥川就是其中一对,原因莫名其妙地很幼稚,就是因为结线人公司的太宰先生,他原先是剪线人公司的五大干部之一,后来跳槽到结线人公司,无声无息地消失,还留下他当时的小徒弟芥川。后来到了结线人公司几年后招揽了敦这个部下,芥川不高兴了就开始怼他,敦被怼的莫名其妙,也不甘示弱地怼回芥川。

 

两家公司也清楚他们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恩怨,但是剪线人公司出了名护短,所以怼起结线人公司更加勤快了。结线人公司也是不好惹的主,剪线人公司来一次送上天一次。

 

以上为背景。

 

——

 

谁也不知道敦其实是有一点点喜欢芥川的。

 

看他硬是逼自己吃太宰先生所给的橘子的时候,有那么一点喜欢。看他毫不客气的对自己怒吼的时候,那么一点喜欢就没有了。但是看他笨拙地匿名给镜花送小兔子的时候,这次的喜欢连加上次的那份就回来了。再看他无意识地总是注意太宰先生和他的剪线人同事的时候,喜欢就啪的一声没有了。有时候听到中也先生说了一点关于芥川和爱丽丝他们玩的时候被扎了四五个小辫子的时候,想着好像有一小点可爱,喜欢的感觉加倍上升。偶然听到与谢野小姐好奇地问了几句太宰先生关于芥川和他的关系的时候,听到了好像以前是很要好的师徒,喜欢随即爆炸地一点不剩。

 

敦觉得自己的喜欢和讨厌很肤浅,也很奇怪,他觉得喜欢一个人就要喜欢那个人的一切,但是又觉得喜欢不是纵容对方的缺点之类的。他觉得自己是看了太多明明不是彼此的命定之人的人们都在对旁边的人诉说爱语,那些情意绵绵的话对于说话的自己和旁边的那人小尾指上的红线是一种挣扎。敦没有谈过恋爱,对于恋爱的想象比较美好,看了这些人受到了打击。与谢野小姐一边擦着指甲油,一边说道的时候敦只能懵懵懂懂的点头,他也不知道与谢野小姐为何会如此神机妙算。

 

——

 

芥川其实也只有一丁点儿讨厌敦而已。

 

想到敦第一次见面就给他送了一篮橘子,讨厌就几乎像是在肺部燃烧一样。看他给自己曾经的部下镜花买分量增大的可丽饼的时候,喜欢就像是从种子里冒出的幼芽一样。但是看到他与太宰先生亲密交谈,太宰先生毫不保留的夸赞他的时候,讨厌就变成了手榴弹,他想要朝敦砰砰砰地扔上五六颗炸死他。再看他和自己争吵时被自己气得满脸通红,什么都说得不清不楚的时候,喜欢就像是把一生气就开始砸毛绒玩偶的孩子觉得有点愧疚,想要好好的抱抱那个玩偶的感觉。

 

其实还是挺喜欢那个人的,芥川想。这样的喜欢实属儿戏之情,他经常皱起眉头这么想,但是这样的喜欢也不是不可以的。他剪线的时候经常看到这样的,连错线的人们浮起小小的恋慕之心,即使剪掉了红线他们依旧像是一般的情侣一样恩恩爱爱,只是最后仍旧会分离。芥川看多了这种状况,对恋爱完全没有任何美妙的幻想,尾崎小姐是过来人,一看便知晓芥川的小心思。她一边将花束整理好,一边让芥川泡茶。芥川泡茶的手艺也是在剪线人里出类拔萃的,虽然不知道尾崎小姐为何那么容易就看穿自己所想之事,不过尾崎小姐的话是对的,他的直觉很少会出错。

 

——

 

话说回来啊。

 

敦接到了一份新工作。

 

前辈们都放假了,就剩他一个人在公司留守。他这天接到了爱神的名单,名单上只有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中岛敦,一个是芥川龙之介。敦震惊的当场把文件摔在了地上,自己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满脑子都在想是不是爱神搞错了,他给爱神打了个电话。

 

「我怎么可能会出错。」

 

他得到了爱神理所当然的回复,他能想象爱神一边抽着雪茄和他的下属一起喝红酒的场景。敦也只能将苦水往自己肚子里咽,爱神在这一方面是绝对不会出错的,爱神的名单就是真理。他想至少等前辈回来,至少不要让他自己去系红线,他怕芥川会打他,他身体太弱了导致自己也没法回击的太狠,但是如果是罗生门就不一样了。于是他再给爱神打了个电话,问他能不能延迟这份工作。

 

「你的工资是建立在你有好好的工作的这一点上,不工作你的工资就会和你 say good bye。」

 

爱神先生不愧是外国人,英语说得特别溜,敦被挂了电话,他本来还想拍手致敬的。他想了自己要是可以偷偷摸摸的系上红线了就好了,要是芥川看不到红线的话就可以顺利解决了。转念一想,芥川看得到红线,自己贸贸然去他的公司给他和自己系红线这种事,绝对会被赶出来。但是工作很重要,那是他的责任呀,敦百般纠结,一个小时之后将公司大门锁上。他准备一整天都耗在剪线人公司,请求芥川让他系上红线。敦郁闷地走在街上,剪线人公司不过离结线人公司两条街而已。

 

芥川……他会让我系红线吗?要是知道对象是我他绝对不肯答应。

 

这样的想法在他心里宛如纠缠在一起的线,解不开,想要解开却弄得越来越乱七八糟。他拖曳着脚步,走了两条街,来到了富丽堂皇的剪线人公司门口。他向接待员小姐说了想找芥川,接待员小姐指了一下电梯,微笑着告诉他现在高层都在公司内的玩乐室做着很重要的工作,请他自行上去。敦眨了眨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

 

玩乐室?那是什么?

 

接待员小姐告诉敦玩乐室的楼层就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敦只好背着自己的斜挎包进了电梯。上到了第十层楼的时候看到了标识着玩乐室的门口,还看到了门上挂了一幅幼儿园程度的画作。他咚咚地敲响了门,被称之为玩乐室的房间传出小孩的笑声,少年的惨叫,男人的哀叹。总觉得好像有点恐怖,敦挺直了背脊,再次增加力度,敲门。

 

「嘶——爱丽丝你别扯我头发!」

 

接着敦在等了一会儿,里面的男人蹬蹬蹬跑过来开门,开门时的表情如同被留堂许久的小孩终于等到老师喊下课一样的表情。男人头上扎着两三个小辫子,用了粉色蝴蝶结装饰,看起来很是滑稽。敦捂了住嘴,口齿不清地说了一句失礼了,他认出了那是芥川的部下之一的立原道造先生,而且一瞬间笑了出声,他赶紧憋住笑。立原先生顿时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没好气地问敦要找谁。敦恢复了原本的表情,告诉立原先生他要找芥川。立原先生向房间里喊了一下芥川,敦等了好一会儿才等到芥川出来。

 

「什么事?」

 

「有一件很重要的事……不过你要不要先洗把脸?」

 

芥川的脸上用毛笔画了几个看不出是什么的图画,他点点头,转身去了一趟洗手间。敦在玩乐室门口等他。敦看到洗了脸出来后的芥川,鬼使神差地用拇指轻轻擦掉了芥川没洗干净的小小污渍。芥川本想让他和自己去接待室谈事情,不过被敦这个动作惊呆了,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就被敦抢了先机。

 

「去只有我和你的地方会比较好,这件事关系到你和我两个人。」

 

芥川觉得自己可能是想多了,没像之前一样嘲讽他,将他带去了接待室,就在玩乐室的旁边。芥川坐在沙发上,敦从背包里拿出工作用的红线,剪下一段。红线除了用剪线人的剪刀,要不然是绝对不会断的,无论拉伸多长都不会自然断掉。

 

「原来是红线吗……系吧。」

 

芥川松了一口气,自然地伸出小尾指。敦郑重地问他,想知道红线的另一头要系在谁的手上吗,芥川眯起眼睛,没有说话。敦觉得不好隐瞒,毕竟芥川是看得到红线的,他和那些看不到红线的人们不一样。芥川伸出的小尾指晃了晃,示意敦快一点系,敦把心一横,把名单拿给芥川看。芥川不高兴地皱起眉头,还是接过了那份只有两个人的名单。他看到了自己的大头照,不苟言笑的表情。往下一看,脸色瞬变,不可置信的盯着敦,敦被盯得直发毛,不由自主地低下头。

 

「……真的?」

 

「我问过爱神先生了,他说他不可能会出错。」

 

芥川沉默下来,原本伸出的小尾指也收回去了。敦抱着自己的背包,也静静地等着芥川说话,他在等芥川拒绝。敦有不好的预感,即使这是爱神所预测出来的命运,芥川也不会在意所谓的命运,他会强烈的反抗。据太宰先生形容芥川就是这么一个人,虽然不知道太宰先生的话有几分是真,有几分是假,他紧紧抓住背包,将帆布面料抓得紧紧的、皱巴巴的。芥川看他紧张地不知所措,发出一声嗤笑。

 

「别紧张,我没说不给系。」

 

敦正处于自己的想象之中的虐恋无法自拔,芥川在他面前晃了晃手,他才回过神来。芥川重新伸出小尾指,敦有点感动得眼眶泛泪,诚恳地再问多一遍芥川是不是真的愿意。芥川将他的小尾指再往前伸了伸,用手捂住了嘴,轻轻咳了一下。敦两根手指紧紧捻住红线,再次询问,芥川蹙紧眉头,满脸不悦地质问他。

 

「你到底在犹豫什么?我已经伸出手指了不是吗?」

 

「哦好、好的!」

 

敦很艰难、也很诚恳地把身子往前靠,他们两人之间隔着一张桌子。红线在芥川的小尾指绕了一圈,两头相互交叉之后打结。芥川抽回手,往旁边的位置移动了一下,用手指了指二人沙发右边的位置。敦连连点头,一下子就坐到了芥川旁边,再次拉紧摇摇晃晃的红线。

 

「有什么喜欢的结吗,我大多数都会打哦。」

 

芥川摇头,说只要稳固就没问题。敦高兴地继续低头打结,芥川似乎看到低头傻笑的男孩子身边正冒出一朵朵粉色的小花。

 

——

 

双方结线完毕——

 

「其实我之前已经有一点点喜欢你了。」

 

敦觉得现在这个气氛适合坦诚,芥川斜眼看他,接着移开视线。

 

「我也不是很讨厌你。」

 

芥川的视线漂浮不定,敦鼓起勇气,用自己系上了红线的小尾指轻轻勾住了芥川的小尾指。芥川没有动作,表示没有抗拒敦的接触,敦抿唇克制不住的傻笑。门外突然发出一声极为刺耳的咂嘴声,像是小女孩特有的嗓音。敦和芥川十分有默契的一起松开手,芥川往门边指了指,敦明白的点点头。他踮起脚尖,悄悄地走到门前,小心翼翼地握住门把,啪嗒一声迅速地把门打开。门外原本趴在门板上偷听的几个人全都摔在地上,痛呼声重合交叠。

 

「噢!疼!别压着我!」

 

爱丽丝尖叫着从立原先生的身上爬起来,转而指示着森先生来问一问他们两个当事人的情况。森先生笑眯眯地点点头,在芥川和敦的耳边说了一句话,他们两人互相对视一眼,敦的脸有点红,而芥川是尴尬地说了一句现在未免为时过早。樋口小姐咬牙切齿瞪着敦,敦紧张地移开视线,匆匆忙忙地道别之后跑回家。

 

回家路上他收到了芥川的邮件。

 

内容是让他不要介意刚才森先生悄咪咪地对他们两人所说的话,敦垂头丧气地回复了一句怎么可能不在意,外加一句其实可以考虑。

 

芥川「……」

 

芥川「先交往一段日子再说。」

 

敦「好!」

中岛敦与芥川龙之介、今天正式成为恋人。

 

End.

 

小剧场 1:

 

请问一下您刚才对芥川和敦君所说的话是什么呢?

 

森先生「可以考虑联姻。」

 

什么鬼。

 

 小剧场 2:

 

两人吵架。


芥 「我把线剪了你信不信?」

敦 「请务必手下留情!」


——

搞完这次我就要去写点文了,嗯,闭关

评论 ( 4 )
热度 ( 10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