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res

BSD:芥右 / 百合向通吃
KNB:黑子右 / 桃丽

主要吃这两个圈子里的粮,偶尔产一些不入流的文。超级欢迎有小姐姐来找我聊天!

© Agares
Powered by LOFTER

刻墓碑。(太芥/中芥)

瞎写一通,我什么都不知道。

芥要生日有点兴奋wwwwww


01.

太宰躺在床上,纤长的手指捧着一本书看得目不转睛。芥川站在一旁,一动不动地像是百货公司的人偶模特儿一样,只有均匀的呼吸才能证实他是活人。

 「为我刻墓碑吧,芥川君。」

 芥川瞪大了眼睛,看向太宰的眼神里带了些疑惑。太宰放下书,微笑着点点头,示意他刚才并没有说错任何话。

 「芥川君,你愿意吗,为我刻墓碑。」

 芥川想,那不是疑问句。

 「是的,太宰先生。」

 

02.

 芥川开始着手刻墓碑,他找到了石板和工具,在训练完的夜晚抽出一点点时间来刻,在训练仓库隔壁那小小的休息室。不管是厚重的石板还是尘土飞扬的刻字过程都不太适合他的身体,他觉得焦躁,又不觉得紧张。他知道爱好乐趣都是清爽自杀的太宰随时都会离开人世,却又知道那个太宰是不会那么容易就离开这被渲染得色彩斑斓的世界的。

 「你在干什么?」

 中也问他在干什么,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了。芥川咳了咳,说他等一会就会离开,对中也保证他会锁门和关灯。中也在乎的可不是这点小事,他看到了芥川一边咳嗽一边握着刻刀,俯下身仔细端详石板的样子。

 「墓碑?」

 芥川点头,证实中也所说的话。

 那是谁的?中也没有问,知道这件事的大家都心知肚明。

 

03.

 

黑手党的成员其实都会预备好墓碑。

 谁知道每日生活在枪械与黑暗之中的自己何时会死呢?有些人极度自信、有些人悠闲过度、有些人毫不在乎,中也就是归类在极度自信里面的其中一员,他从不相信自己会死在刀剑枪支之下。中也看到为了太宰刻墓碑的芥川,摘下了帽子,盖在了专注于石板的芥川头上。

 「那我来为你刻吧。」

 芥川沉默,停下手上的动作,幽幽的问道。

 「那么您的墓碑又由谁刻呢?」

 中也坐了下来,理理自己的衣领,告诉芥川别问那么多。

 

04.

 中也抱着一块石板到休息室的时候,芥川正在慢慢的按照复写纸把空心字描在石板上,看到他来了,停下了动作问好。中也也像他一样,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写着芥川名字的复写纸。芥川喝了一口装在保温瓶里的茶,再次问了上次那个问题。

 您的墓碑又由谁刻呢?这次中也回答芥川。

 「傻瓜,我的事我喜欢自己做。」

 芥川向中也递上另一个保温瓶,现在正值冬日,妹妹银叮嘱自己一定得带上热饮。中也接过,问芥川是他自己泡的茶吗,芥川回答说是银。中也随意的点头,一口一口地将热茶送进口中。

 

05.

 中也出差了,就只剩下芥川独自一人待在窄小的休息室里。他原本有些习惯中也近日的陪伴,虽说自己不是八卦之人,但是在夜晚有人能够在自己的身旁也不是坏事。中也也不常说话,不明显的慰问与关心,芥川也是能够感觉到的。

 芥川觉得自己的眼皮有些沉重,他强忍住睡意,却还是靠在桌上睡着了。

 太宰悄悄出现,走近时看了墓碑一眼,露出笑容。他看着身体单薄的芥川趴在桌上,安静地睡觉,不由得伸出手指轻轻戳了一下芥川没几两肉的脸颊。

 「小笨蛋君……」

 太宰叹息,扬起带着无奈意味的笑容,轻声告诉睡着的芥川。

 「中也爱你。」

 ——我也爱你。

 

06.

 太宰不知道芥川其实在他靠近自己的那一刻就醒了,并且知道是他。芥川意外的心细,这也有太宰的一半功劳,黑手党可不是会在毫无防备之下呼呼大睡的。

 芥川从以前开始一惯浅眠。

 芥川想要起来的时候,却被太宰戳了脸颊,太宰从未对他如此亲昵。

 芥川装睡了。

 所以他才会听到太宰说的那句话。 

 

07.

 何为爱?

 中也回来了,他们两个又像之前一样待在休息室里刻墓碑。芥川呢喃自语,碰巧被中也听见了,中也耳力好,休息室里又安静的剩下凿子和刻刀轻轻地在石板的声音。

 中也笑了一声,暗自感叹芥川也算是开窍了。

 「就像你对那条青鲭一样吧。」

 ——或者我对你。

 中也认为芥川对太宰是爱,不然也不会替他刻墓碑。芥川身上无形的尖刺只有在太宰面前才是稍微收敛,如果这不是爱情,那么起码也是喜欢。芥川的迫切寻求太宰的认同,中也一直都在看着。

 芥川不解的看了中也一眼。

 

08.

 芥川今天没去休息室,而是在医务室昏睡。

 因为太宰。

 「你是不是傻?!」

 中也赶到医务室的时候,太宰正在换自己缠在手上的绷带,那上面估计是芥川的血。中也忍不住怒骂,他没想到太宰这次下手比上次还要毒辣,接着又担忧芥川不知什么时候才会醒来。

 「我做错了什么?中也,我是在训练他。」

 ——也是在帮你,白痴蛞蝓还真是什么都不懂。

 中也怒目而视。

 「你也知道他身体差的!」

 ——死青鲭你就不能对他温柔一点吗?之前帮你的白费了!

 太宰斜眼笑望。

 他们同时摇头。

 

09.

 醒过来的芥川懵懵懂懂地被中也强迫喝水与进食,在太宰的视线之下。芥川不怎么自在,咳嗽的时候除了妹妹还会有别人替他顺气,也不习惯有人盯着自己进食。

 在中也的督促与太宰的嘲讽之中他很快的吃完晚餐和药。

 夜晚,太宰和中也正准备走了的时候,芥川叫住了他们。

 「谢谢,真的非常感谢二位。」

 ——不管是平的照顾还是喜爱。

 说毕,坐在床上的身子弯腰,做鞠躬状。

 中也调整帽子的位置,说了一句没什么。

太宰暧昧地嗯哼一声,没有转头看他。

 

10.

 太宰和中也走出医务室,太宰理理头发,对着中也问道。

 「你在帮我吗?」

 中也也不否认,他点点头,太宰一幅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看着中也,叹气道不需要。

 「你知道我在帮你吗?」

 中也摇头,烦躁地骂一句我不知道。太宰停下脚步,中也继续往前走。

 「我不需要,你做你自己就好了。」

 「那我也不需要,公平竞争。」

 中也头也不回,加快脚步消失在走廊的转弯处。太宰轻啧一声,念道这条蛞蝓还真是不懂得珍惜机会。但是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太宰咬唇,回头望了一眼医务室,接着又恢复之前那玩世不恭的表情,想要去往酒吧。

 

End.

 

芥川下床,悄悄地去了休息室,奋力搬起一块放在柜子里的石板,东歪西倒地和原本桌上的石板放在一起。

 

刻了一个太字的石板是太宰的。

刻了一个横条的石板是中也的。

 

——我听到了、我都知道。

 

R.End

 

 那么狡猾可不行哦。



评论 ( 11 )
热度 ( 11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