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res

BSD:芥右 / 百合向通吃
KNB:黑子右 / 桃丽

主要吃这两个圈子里的粮,偶尔产一些不入流的文。超级欢迎有小姐姐来找我聊天!

© Agares
Powered by LOFTER

罪(太芥)

本来想写病芥,突然变成了七宗罪设定。

谁来玩一下七宗罪的设定啊啊啊啊啊啊啊!多带感啊!!(闭嘴)

不负责任妄想注意



芥川手中捧着一个包装得精致漂亮的盒子。

 

宛若骑士一般,在对他所效忠的国王大人下跪,献上自己的战利品。他笑得灿烂,笑得像个孩子看到了自己最喜欢的人一样,一眼就能看得懂的笑容。他轻声对他最喜欢的国王大人诉说一切在外的趣事。

 

可惜他所挚爱的男人并不会看他。

 

「太宰先生,请睁开眼睛吧。」

 「喜欢在下献给您的礼物吗?」

 

太宰仍是安安静静地坐在他的椅子上,闭着眼睛,什么回应也没有给芥川。芥川叹了一口气,没有放弃与他的单独对话。芥川苍白的近乎透明的皮肤上沾染了殷红色的污渍,大大的眼睛如今正闪烁着外人无法见到了的星点光辉。几乎病态的笑容令人胆颤,无心之犬更加黑暗的一面只会显露在他最喜欢的先生面前。

 

「……不喜欢吗?果然只有这些是不够的。」

 

芥川的脸沉了下来,将手中的礼物盒随手丢弃在地毯上,狠狠地踩了几脚。受到挤压的盒子脆弱的很,被踩得体无完肤的盒子破裂,从里头滚出了一个圆状的物体。在灯光的照射之下依稀可以看到已经开始腐烂的伤口、还有许些还能算人脸的轮廓。芥川嫌恶的看了那人的首级一眼,嘟囔了一句恶心至极。

 

那个人头滚向角落,去到他最后的归宿。

堆积成一座小山的头骨像是在笑,令人毛骨悚然。

 

芥川将太宰推往另一个房间,将他安置在床上,自己则是单膝下跪,扬起微笑。

 

「期待您苏醒的那一天。」

 

呵呵,即使您的灵魂已经支离破碎,这副身体却仍旧美丽呀。

 

我的老师。

 

 

——

 

趴在芥川身上的人有着和椅子上毫无生气的太宰一模一样的脸,或许那不是人,他没有实体。他正在看着芥川对自己没有灵魂的躯壳说话,只能无奈地摊手。接着穿过了房门,看到了新来的人头的时候吐了吐舌,啧了一声。

 

「芥川君还是那么天真……为什么会认为我喜欢这么恶心的东西啊。」

 

太宰翻了个白眼,和芥川看向头骨的表情是一样的嫌恶。再想到芥川的的时候却又笑了起来,他摸了摸在自己头上的犄角,他还是不怎么习惯新的姿态。他鸢色的眼珠转了转,像是想到了好玩的事情一样,他看向正在和自己肉身说话的芥川,去到他的身边。

 

「快点犯下罪行然后死掉吧,该觉醒咯。」

 

他在芥川耳边,用极其魅惑的嗓音说话,像是要引诱芥川坠入地狱一样,那是他所擅长的领域啊。芥川突然抖动了一下身体,他急忙站起来看向整个房间,再次失望地垂下头。太宰肆无忌惮地笑出声,反正芥川也看不到他的身影、听不到他的声音。即使芥川看得到,他也一样这么笑。他往芥川的后颈吹了一口气,芥川眨了眨眼睛,觉得后颈有点痒痒的,用手探了探被遮盖在风衣之下的皮肤。

 

「唔……感觉好奇怪。」

 后颈上白皙的皮肤有一个红色的印记,不,说是印记更像是图腾。

G、与鬼王。

 芥川也不知道这个印记是什么时候出现的,那代表着什么。

 

但是太宰知道。

 

七宗罪之一、暴食恶魔所拥有的印记——

 

太宰也戳了戳自己的右侧腰际,那里也有一枚印记。


L、与三头恶魔。


七宗罪之一、色欲恶魔所拥有的印记——

 

「明明那么瘦弱呢,呵呵,芥川君,我来帮你一把吧。」

 「可以去大闹一场了哦,罗生门。」

 

这次就先让你来陪我吧,我一个人实在太无聊了。

 

芥川君。

 



评论 ( 2 )
热度 ( 8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