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res

BSD:芥右 / 百合向通吃
KNB:黑子右 / 桃丽

主要吃这两个圈子里的粮,偶尔产一些不入流的文。超级欢迎有小姐姐来找我聊天!

© Agares
Powered by LOFTER

矜持与直接、有什么不同吗?(太芥)

老师宰×高二芥


可以接受的请往下。


花瓣乘着暖风吹过,不断落下又再次飘起,像是没有找到可以让它安分下来的地方。摆设用的沙漏正被不断地倒转,里面的沙子不断地依照地心引力的准则,往下面的方向落下。阳光透进有些透明的玻璃窗,黑色的纱质窗帘并没完整的遮掩住耀眼的光芒。土地上的少许未融化的白雪透露出现在正值冬天转换为春天的时期。

 

芥川正座在坐垫上,木制地板上散落着许多莫名其妙的危险用品。绳子还有绷带之类的自杀用品,芥川早已见惯不怪。太宰坐在床上,翘着腿,一边看着自己的学生一边摆弄着小小又精致的沙漏。开了空调的房间弥漫着冷空气,冷得太宰也忍不住抖了抖。芥川一丝不苟的模样,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像是在讨论生死大事一样得认真。

 

「太宰先生,我爱您。」

 

突然自芥川的嘴中说出的情话让太宰震惊了数秒。他缩了缩肩膀,大手扶着自己的额头,看似苦恼。他咳了咳,摆出正经的表情,开始夸夸其谈。

 

「芥川君,我们可是日本人,要矜持一些,明白么?」

 

芥川摇摇头。他不明白为何表达感情的时候要吞吞吐吐,做些无谓的事情。难道这就是周围的人所说的『浪漫』?他不懂,但是他知道他的老师懂。

 

毕竟,那可是他的老师啊。

 

「啧啧,芥川君真是个小笨蛋呀。还真是什么都不明白呢。」

 

「例如,夏目老师的今天的月色真美啊、或者是说喜欢也不赖。」

 

面对学生不解、疑惑的眼神,太宰叹了口气。用了指尖去戳了戳芥川的额心,指尖的温度传到了芥川的感官,倒是使处于冷气之下的身体有了少许温暖。芥川只注意到了太宰的动作。他薄唇轻启,喉结不时的滚动,纤细修长的手指偶尔在空中比划着什么。

 

芥川看他看得失了魂,眼神都没了聚焦。

 

「这句话的意思是,我爱你。」

 

芥川被这句话惊醒,被太宰勾丢了的魂也回到了身体。他下意识地回复道。

 

「我也爱您,太宰先生。」

 

太宰一时语塞,没好气的苦笑了一下。指尖微微挑起了芥川的下颚,口中说着拿你没办法之类的话,俯下身让两个人的唇瓣碰到了一起。芥川瞪大了眼睛,不知作何反应,口齿不知何时被太宰的舌给撬开。太宰注意到了他的分神,不满地掐了掐芥川纤细的腰肢,让芥川猛然一颤。

 

那人微离的唇舌有些口齿不清地让他闭上眼睛,芥川有些迟疑地将眼睛闭上,顺从又笨拙的回应着太宰。太宰在这方面的技巧可比芥川好上数倍,灵巧的舌头撩过贝齿、再舔过口腔、之后缠上了舌头。水声在只有空调呼呼吹着冷气的声音里倒是不太明显,不过芥川似乎觉得好像没有那么冷了。

 

太宰惩罚性的咬了一下芥川的下唇,芥川尝到了铁锈味。咬破皮了,他这么想着,被这个吻冲昏大脑,仿佛快要失去呼吸的他推了推太宰的胸膛。太宰才想起了自己的笨蛋学生不会换气的这个事实,有些遗憾的放开了芥川。

 

「芥川君真是没用呢,连换气都不会。」

 

「没办法,看来还是需要我这个老师好好的指导呢。下次不要再这么直接了。」

 

他嘴角勾起的弧度、戏谑的眉眼,让芥川仍未褪去红晕的脸颊再度像是泛起了绯红色。

 

今年的春天,有一个好的开始呢。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6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