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res

BSD:芥右 / 百合向通吃
KNB:黑子右 / 桃丽

主要吃这两个圈子里的粮,偶尔产一些不入流的文。超级欢迎有小姐姐来找我聊天!

© Agares
Powered by LOFTER

服装PLAY/段子(太芥)

 @向死而生-醉昙•寂冥 的太芥服装PLAY。啊啊有些词语不会被被老福特隐蔽吧我有点担心了。若是不满意请联系我继续修改★


(1)男友衬衫

 

芥川正在浴室里洗澡,情事过后被太宰强硬地督促去好好洗个澡之后。几分钟之后,太宰敲了敲门,就径直开了门往里走去。芥川在有些透明感的玻璃门后面能够听到太宰愉悦的笑声,正疑惑中,太宰语气愉快,像是遇到了好事一般的哼唱着音调。

 

「芥川君,衣服放篮子里啦。」

 

他应了声,就听见了太宰关门的声音。芥川洗完澡之后出来用毛巾拭擦自己湿漉漉的头发和略带水珠、布满欢爱痕迹的身体。拿起了篮子里的衣服,随即快速放下。他怀疑自己看错了,再次拿起,打量了数秒。

 

「太宰先生,这不是我的衣服。」

 

朝外边喊道,并未听见太宰的回应声,静得只剩下芥川自己的回音。芥川迫于无奈只能先穿着太宰的衬衫,由于身高和体型的问题,太宰的衣服穿在芥川身上宽松过头、下摆只能够勉强遮掩到臀部以及大腿。芥川走出浴室,四处找着自己的衣服的时候突然被太宰抱在怀里。领口的扣子也被扯开了些,露出了锁骨、还有色/情的吻痕。

 

「很合适嘛,以后在这里都这么穿吧。」

 

芥川转过头的时候正好被太宰亲了一下额头。

 

(2)迷你裙

 

芥川稍微有些羞耻的拉着自己的裙摆,装作平静的样子把裙子长度再增加一点。这副样子被太宰看了去,他不高兴地轻拍了一下芥川的手臂。为了任务穿着女装,他虽然不情愿但是因为这是上头的命令所以不得不照做。

 

画过妆的小脸透露出属于女性的妩媚、又拥有属于男性的刚毅眼神。他僵硬地挽住了太宰的手,红透的耳根暴露了他现在的情绪。太宰搂住了他的腰,轻声在他耳边说道。

 

「放松一点,你现在僵硬得像条死鱼。」

 

被这么嘲讽道的芥川不甘心的抬起头看着太宰,随即再次低下头,不再去调整裙长。太宰戏谑地笑道,他的动作像是逼着芥川的脸再度泛起鲜艳的红色。

 

「这样不就很好吗……你也是做得到的吧。」

 

上下唇不断闭合,靠近得几乎要碰到了芥川的耳骨,呼出的热气弄得芥川酥酥麻麻的。太宰的皮肤碰触到他的大腿时,他也只能咬着牙,怕自己羞耻到昏过去。


(3)死库水+(4)神父装

 

(5)西装

 

穿着着正装的两人正在共进晚餐,分别坐在两头的两人安静地吃着自己的盘中餐。平整的没有一丝褶皱的西装,被男人穿在身上自然是男人味倍增,吸引了不少女性往那桌偷望与窃窃私语。较为高大的男人察觉到了视线,便抬起头向周围的女性扬起微笑。

 

另一头的男人脸上的表情似乎是有些难堪,他悄声对高大,棕色微卷发的男人请求。却被冷淡的拒绝。

 

「太宰先生……您的腿……呃。」

 

「芥川君,食不言。我教过你的吧。」

 

被这么教训道了,芥川也想不出什么话能够辩驳。只能将不满的抗议连带着食物一起吞入腹中。

 

太宰的腿脚不断地撩过芥川被掩藏在西装裤下的腿,似有似无的装作不小心勾到他颤抖着的小腿。皮鞋的触感摩擦过芥川隔着西装裤的小腿,那感觉自然是令他颤栗。太宰一边微笑着用餐,一边观察者芥川的反应而给予更多的戏弄。

 

这是要被潜了吧。当芥川把这件事抹去当事人姓名告诉了同事的立原,立原这么回答道。

 

(6)军装

 

芥川捂着自己的腹部,刚刚承受过太宰的一拳的腹部疼痛难耐。但是军人的意志力,应该是说尊严不允许他趴在地上等待疼痛自行消去。勉强支撑着自己原本就已经孱弱的身体,太宰一步步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芥川少将,你还记得你的长官是谁吗?」

 

芥川说「是」的时候声音都像是在忍受着疼痛。太宰掐住了芥川的下颚,眼神是一往如即的冰冷淡漠。说话的声音像是寒冰一样,让芥川打从心里感到刺骨。

 

「不服从长官命令的军人和垃圾一样,你是想回到那个贫民窟里做回苟延残喘的野犬吗?」

 

太宰的力度大得像是要捏碎芥川的下颚一样,芥川选择了再次回答太宰想要听的回应。

 

不然就会被他的长官、也是他的导师的那个人给划破咽喉。

 

(7)护士服

 

推着放置手术工具的推车,芥川身上洁白的护士服整整齐齐的穿在自己身上。将手术工具放回原位之后,就准备去照顾在一间特等病房里的男病人。据说是因为入水自杀而被路人所救起,刚醒的时候还在埋怨那位好心的路人为何要在他前往死亡的道路前方做一只拦路虎。

 

「美丽的小姐,不一起殉情吗?死亡就像烟火一样美丽呢,就如同你的美貌一样璀璨、令人陶醉。」

 

芥川在门外就听到用绵绵情话来迷惑院内其他仍旧青涩的女护士们的太宰,他啪嗒一声把门打开,把不知所措、差点沉浸在温柔乡的女护士们请出去。她们回过神来赶紧向芥川道谢,并匆匆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啧,又是你啊芥川君。把女孩子赶走了我怎么找人和我殉情啊?难道要你来代替她们吗?」

 

芥川拿起针筒,微笑道。

 

「吾之师,在下乐意奉陪。」

 

太宰一边上扬的嘴角越发越像嘲笑着自己的学生到了现在还是如此天真。

 

也挺可爱的嘛。

 

(8)围裙

 

太宰穿着围裙,正在厨房里捣鼓着自他口中说出的究极好吃到宇宙都会爆炸的新菜式。芥川不安的待在客厅里,每一分钟就转过头看看厨房的动静。他记得上次太宰这么说的时候,弄出来的菜式直接让他病了一周,非常高兴的太宰当然吃的最多,最后直接进了医院。

 

「芥川君,快来试试我的新菜式!」

 

芥川咽了咽口水,慢步走向味蕾的地狱。啊不对,是太宰所在的厨房。一进去就被一张布料给盖住了头,遮住了眼睛。被让闭着眼睛,芥川感到自己像是被套上了什么东西。睁开眼睛就看见自己被套上了一件围裙,正是太宰刚刚所穿的那一件。

 

「果然对切这方面感到很棘手呢,这里还是得由芥川君来。一起吧?」

 

被握住的手,从所触及的皮肤传递过来的温度。

 

很温暖。

 

但是在被太宰要求裸体围裙之后,这个想法就被打消得一干二净。

 之后就在厨房干了个爽。


评论 ( 11 )
热度 ( 12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