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res

BSD:芥右 / 百合向通吃
KNB:黑子右 / 桃丽

主要吃这两个圈子里的粮,偶尔产一些不入流的文。超级欢迎有小姐姐来找我聊天!

© Agares
Powered by LOFTER

今天的月亮真美啊。(太芥)

其实这和月亮一点关系都搭不上,纯粹是看今晚月亮圆。

太宰→血族/芥川→人类

可以接受的走起!


既瘦弱又浑身是伤的少年正焦急地寻找着某些东西,在昏暗的森林里只有野兽的嚎叫还有被追赶的过于瘦小的少年。皎洁的月亮泛着玉白的光芒,突然之间照射在少年身上,让他不由得停下自己的举动与脚步。他抬起头,看到了不远处的别墅。那栋别墅宛如有魔力一般吸引着少年,少年忘记了自己还在被追赶,也忘记了自己正在寻找十分重要的东西。

 

他往那个方向跑了过去,少年从没用这么快的速度跑向某个地方。到达的时候在台阶上摔了一跤,从台阶上滚落。他挣扎着站了起来,吃力地往门前进。推开那扇门之前,他听到从里面传来的微弱抽泣声,他认出了这个声音。他用力地推开门,果然找到了自己想要找到的人。他跑向哭泣声的源头——一个女孩。他保护性的环抱住了那个看起来比自己还要瘦弱的女孩。

 

「哥哥……」

 

女孩的声音带着哭腔,唤那个少年作哥哥。少年轻轻地拍着女孩的背,让她平静下来。女孩抿着唇,脸上皆是恐惧又不安的神情。月光穿透玻璃窗的镜面,照射到整个大厅,她指了指大厅正中央的一个长方形物体。少年转而望向女孩所指的方向,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有些干裂的嘴唇微张。

 

那是一口棺材。

 

少年直勾勾地看着那口棺材,慢慢地向它走去。女孩拉着他破烂的衣角,依旧无法阻止少年的脚步。少年直觉那口棺材里有什么东西,可以改变残破悲惨的命运、改变如同朝生暮死的花儿一样短暂的生命、改变毫无意义可言的人生。

 

他走到棺材的旁边,伸出手推开了棺材盖。棺材盖意外的很轻,他没有用多少力气就将盖子推倒在地上。黑色的木制盖子掉在了酒红色的地毯上,发出咚的一声,回荡在空旷的大厅之内。他有些害怕,但还是咬着牙,强迫自己看向棺材里。

 

这么一看,就失了心神。那是一个极为好看的人,那个人面无表情的躺在棺材里沉睡,颈部缠上了一圈又一圈的纯白绷带。少年被那么好看的人勾丢了魂,当下情不自禁,手指轻轻地碰触着那人的唇瓣。手指传来了被舌头舔舐的感觉,还有突如其来的刺痛感,惊得他一下子就抽回了手。少年看了一眼正在滴落着血滴的伤口,就将那只手给藏在了背后。

 

棺材里的人笑着睁开了眼,血红色的眼瞳毫无感情的看向少年,缓缓站起来还伸了个懒腰。那个人的唇上遗留着少许少年的血,他舔了一下自己的唇,将鲜红的一点给卷进舌尖。鲜血滋润了他干涸的喉咙、缓解了他迫不及待想要吸血的本能、还有沉睡多时,被压制许久的躁动。

 

少年本能的惧怕使他后退了几步,并在身后做出手势让女孩寻找适当的时机逃走。

 

「啊啊……还是醒来了啊。」

 

那个人是个男人,他做出困扰的神情,扶着自己的额头。他注意到了少年还有附近的女孩,少年正慢慢地后退,但是脸上却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男人笑着的时候露出了尖利的獠牙,少年才发现了他并不是人类。男人的声音十分的好听,让人听了之后会放下警惕的那种。但是男人身边的气场太过强大,使人下意识的恐惧。

 

「是你吗,唤醒了我?」

 

他向少年伸出手,少年紧握着拳头,颤抖着身体。他说不出话,只能点点头。男人挑眉,思考了一会儿又对着不远处的女孩招手。男人看似纯良无害的笑容使天真的女孩放松了少许,缓慢地靠近男人与少年的方向。她躲进少年的身后,一手绞紧了少年的衣角,一手则与少年的手紧紧相扣。

 

「好吧,按照常理我应该要报答你。虽然你破坏了我的美梦,但是你可以向我提出要求,是想要用之不尽的金钱,还是永久的生命或者是位于顶端的权力?」

 

男人对着少年说话,少年一语不发,却还是直勾勾地看着男人。男人有些惊讶,很少有人类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少年深思,抬起头询问这是真的吗,男人失笑。得到了肯定的回复的少年,沙哑的声音里带着从未所有的坚定,向这个素未谋面的男人索求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想要活下去的意义!」

 

男人更加讶异,没想到少年会向他要求这种虚无渺茫的东西。他看见了少年漆黑无光的眼瞳,望进了眼睛里的世界。少年在没有希望的世界里寻求着活下去的意义,而他正好可以赋予那个少年所寻求的东西。他喜欢那样的眼神,即便在死亡的临界点也在挣扎着寻求自己活下去的理由。男人扬起一个微笑,向少年伸出手。

 

「我可以给你,你和她叫什么名字?」

 

得到了男人的承诺,少年没有丝毫犹豫的就将自己的手放在了男人的掌心之中。少年另外一只手则是紧紧的牵着女孩,女孩回握住他的手。少年如释重负一般的放松了下来,双腿有些发软。看来是因为刚才的事,太过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身体忍不住颤抖。

 

「芥川龙之介……吾妹银。」

 

「我是太宰治,从现在开始就是你的老师。」

 

原本被追赶的芥川还有银,和太宰都听见了别墅外的骚动吵闹声。太宰皱了皱好看的眉毛,在门打开之际。他并没有在乎现场有两个对他来说是极其年幼的孩子,血色飞溅到泛黄的墙纸上。见到这幅场景,芥川反倒不怎么慌,女孩也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他们早已见惯了厮杀,在贫民区里的时间逐渐减少了他们对厮杀的畏惧。

 

太宰舔了舔自己手上的血迹,嫌恶的低咒了一声。对他来说显然并不好喝,倒是刚才芥川的血似乎比较合他的口味。月夜下,异常皎洁的月光映射在太宰身上。别墅内的破碎尸体还有在墙上不规则的血迹彰显得太宰更加的渗人,他向芥川还有银伸出了手。

 

寒风吹过。

芥川牵着妹妹的手,跑向太宰。


「我赋予你的意义就是,杀死我——。」

 

——

 

密室内,只有一盏盏暗黄色的灯火勉强制造着光亮。肉体碰撞的声音在静谧的密室里更加明显,不时的咳嗽声和被殴打之后的闷哼充斥着安静得诡异的密室里。太宰靠在了仅有的桌子上,冷眼旁观着芥川想要站起来却四肢无力的模样。

 

「废物!你难道还想回去过着没有意义的人生吗?现在的你要怎么杀掉我啊?站起来!」

 

「你现在不站起来,是想被外面的那些下位们吸干吗!我说过了我可没有打算宠你啊!」

 

面对着老师的冷嘲热讽,芥川越来越不甘心。门外的下位吸血鬼们听到了门里的声音,纷纷开始骚动起来。他们可是很久都没有进食了,干涸的喉咙极度的盼望着鲜血的滋润。在这里,人血的诱惑力比什么都还要大。要不是太宰在、要不是芥川的能力足够可以致他们于死地,他们可能会直接将别墅里唯二的两个人类吸成干尸,一滴血都不会剩下。

 

下位吸血鬼们有时候私下会抱怨太宰,当然都是在太宰出远门的时候。为什么要让两个人类进驻在血族的别墅,人类身上飘散着的味道可是让他们心痒难耐。而且每一次训练的时候,太宰都会让他们在门外等待着。吸血鬼的感官可是很敏感的,里面的味道还有声音即使细微但是对他们来说异常清晰。

 

芥川靠着意志力,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手中银色利刃的刀柄被他紧紧握住,刀柄上包裹着一圈橡胶。那是为了不让手心的汗造成的手滑特别设计的。

 

太宰冷冽的脸庞出现满意的神情,点点头。

 

「很好,再来一次。」

 

——

 

芥川穿着黑色风衣,独自一人走在充斥着音乐还有笑闹声的街道,与热闹的场景格格不入。他现在正前往酒馆,他接到通知。太宰在那儿喝的烂醉,老板娘拿他没办法,只得派人通知芥川让他来接太宰回去。

 

『一、二、三、四……第十日了。』

 

 

芥川心中默数着太宰前往酒馆的次数还有日期。

 

自从那两人离去之后就变成这样的老师,他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他到达那里的时候,太宰倒在桌上呼呼大睡。他手上的绷带有些松脱,芥川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将雪白的绷带给重新缠好。向老板娘打了招呼之后,瘦弱的身体支撑着太宰,慢步往别墅的方向走去。

 

「不好意思,先行告辞了。」

 

芥川好不容易将太宰搬回他的房间,早已累得气喘吁吁。躺在床上的太宰嘴中发出几句呓语,胡乱的呢喃着什么,芥川也没有听懂。接着太宰睁开了眼睛,伸了个懒腰。芥川见太宰已经起来,就向太宰欠身。本打算就此离开太宰的房间,却被太宰一把拉住手,他失去了平衡,跌坐在床上。太宰似乎是还没酒醒,手抚上了芥川的脸颊。

 

「……太宰先生?」

 

芥川僵硬地看着太宰,一动也不动。他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太宰,太宰眼神迷离,继续轻抚芥川的脸颊。芥川咬着下唇,紧张地不敢看太宰的脸。太宰靠近着芥川的耳边,呼吸出的热气拂过芥川的耳朵,弄得他觉得有些痒痒的。太宰拍了拍芥川的背,手指滑过了芥川有些凸出的蝴蝶骨。芥川咽了咽口水,依旧僵直着身体,不敢轻举妄动。

 

「芥川君啊,恨我吗?」

 

芥川摇了摇头,又想到太宰看不到,所以出了声。

 

「不,我不恨您。」

 

太宰笑了出声,他环抱住芥川瘦削的身体。头搁在了芥川的肩上。芥川想那应该不舒服。因为他感觉到了太宰不安分的在找着一个舒服的位置。

 

「要是我初拥了你的话,你会恨我吗?」

 

太宰的话语让芥川的心脏漏了一拍。初拥这个词他不陌生,他曾经见过那个场景。为了发展自己的下位,血族会严格的挑选优秀的人类来作为自己初拥对象。他见到过的是身为第二始祖的太宰在无数次的巧合、无数次的失败之中制造出了自己的一个下位。太宰在人类社会带走了好几个满足了初期要求的人类,但是通常完美的转变为血族的人类极为罕见。

 

太宰想要初拥他?

 

「……不会。」

 

他毫不犹豫,太宰发出意味深长的笑声。

 

「芥川君啊,你知道拥有不会逝去的生命是什么样的滋味吗?」

 

太宰一面抚摸着他的背,尖利的獠牙抵在了芥川的脖子上。只要他稍微一用力,獠牙就会刺进白皙的皮肤。只要他想,甚至可以吸干芥川身体里所有流动着的血液。芥川没有动作,低下眼帘,仔细的听着太宰的话。

 

「在无限的时间里彷徨不安,独自一人向没有尽头的黑暗前进。」

 

「我赋予你的意义就是杀死我,来吧,现在你用银制的匕首捅进我的心脏我也不会闪躲。」

 

芥川没有看到太宰的苦笑,他也抱住了太宰。太宰愕然,芥川的拥抱就像是那个初遇的时候,他保护性的抱住银的拥抱。芥川怀抱着即使会被太宰冷嘲热讽的可能性,也有想要对太宰说的话。

 

「太宰先生。即使独自一人,只要我有您赋予的意义,一切黑暗也只是过眼云烟。」

 

「我果然还是不能杀死您,请让我陪在您的身边。」

 

太宰离开了芥川的怀抱,一手按住了芥川的肩,一手抬起芥川的下颚。

 

「明明只是芥川君却如此狂妄自大呢,不过这点我很欣赏哦。」

 

芥川感到了嘴唇上的温热。他被动的接受着太宰的吻,被撬开的齿关、口腔中一点点被夺取的氧气、被纠缠上的舌头,这一切都让他感到陌生。芥川恍惚地以为自己快无法呼吸,他一手紧抓住太宰的衣摆,一手将床单撩紧。他笨拙地回应由自己最喜欢的老师所给予的亲吻,粘腻的水渍声在房间里回绕。

 

太宰放开了芥川之后,芥川无力的用手支撑着自己瘫软的身体。太宰一手揽住芥川的腰,将芥川的头轻轻地往另一边靠近,扯开覆盖在他身上的衣物。自己则埋首在芥川的肩头上,舌头似有似无的撩过芥川肩头上的皮肤,芥川有些颤抖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嘴。

 

「唔……!」

 

被手捂住的嘴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芥川有些羞恼咬着自己的下唇。太宰的獠牙刺进他白皙得近乎半透明的皮肤,吸食身体里流动着的新鲜血液。他满足的闭上血红色的眼睛,陶醉在既浓郁又甘甜的血液之中。芥川隐忍住的喘息与快感大大的增加了血液的甜美,他一点点啜饮着殷红色的液体,宛如置身于天堂。

 

他纤长的睫毛在颤动着,上下滚动的喉结正好能被芥川看见。芥川咬咬牙,双手撩紧了床单。眼眶里出现了生理性的泪水,一点晶莹正缓缓从嘴角落下,昏暗的灯光将那已成丝状的晶莹反射得闪闪发亮。

 

「哈啊……甜甜的气味,芥川君兴奋起来了啊。」

 

太宰发出满足的赞叹声,吮吸着芥川的鲜血,舌尖舔舐着芥川那因为被自己吸血而泛起粉嫩的红色的皮肤。獠牙不自觉地更加深入,芥川凌乱不稳的呼吸还有忍不住颤栗的身体让太宰越发越愉悦起来。芥川的呻吟逐渐带上了哭泣的腔调,太宰控制好自己的本能欲望,停下吸食血液的冲动。将芥川肩头上的伤口溢出的许些血给卷入自己的舌尖,扬起灿烂的笑容邀约。

 

「……我下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初拥对象——芥川君呀。」

 

「准备好了吗——?」

 

芥川喘着粗气,虚弱地点点头。

 

——

 

芥川安静的站在了棺木的旁边,怜爱地看着仍未盖上棺盖的棺材里头。

 

「银,若有来生,再会。」

 

数十载过去,芥川还是一副年轻的样子。

而他的妹妹,经历了人世间的酸甜苦辣终于找到自己的归宿,百年归老后死去。

即使选择了不同的道路,他们依旧是同胞兄妹,血浓于水。

这份感情他绝对不会忘却。

 

「芥川君,该走了哦,他们来了。」

 

芥川点点头,向在门外的太宰走去。

太宰就像初遇时一般对他伸出手,芥川扬起笑容,与他十指紧扣。

 

——

 

END.


评论 ( 14 )
热度 ( 7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