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res

BSD:芥右 / 百合向通吃
KNB:黑子右 / 桃丽

主要吃这两个圈子里的粮,偶尔产一些不入流的文。超级欢迎有小姐姐来找我聊天!

© Agares
Powered by LOFTER

今天的芥川教授还是夹心饼干里的夹心。

完全不熟的题材写了三个版本,第一个太过诡异第二个太过日常,所以就选了第三个版本(。)其实不喜欢的可以重写的,不过大概需要一点时间。意念艾特阿蕊!


*HPparo/太芥+中芥/私设有


学院内,不少好事的学生正在偷偷摸摸的望进这个课室里。他们并没有被教授们凶狠的眼神给吓退,依然怀抱着勇气还有好奇之心,坚持要看完一场好戏才愿意散去。几个保守派教授们也忍无可忍,向课室里的人提出请求,但是并没有得到同意。

 

魔药学的教授,与谢野晶子正站在门口处,和教导变形学的梶井基次郎正在打赌。后来陆陆续续地好几个教授都参加了这场私下的赌局。兼任占卜学和算命学的年轻教授江户川乱步被周围的人用好几十袋点心堵住了嘴,被拒绝参与。指导天文学的武侦校长福泽谕吉还有魔法史的教授兼港黑院长森鸥外冷眼旁观这场赌局还有战斗。

 

善于空间魔法的蒙哥马利教授将整个课室转换为另一个空间,身着和服的奇兽研究学教授——尾崎红叶作为裁判。分属两间学院的两个人站在了红叶的左右。「左,武侦。太宰治。」红叶指了指左边,太宰向周围的女学生们传了个飞吻,惹得女孩们连声尖叫。「右,港黑。中原中也。」中也举起礼帽,向周围的学生们挥手致意,不少崇拜他的学生使劲地拍着手给予热烈的掌声。

 

「在限定的时间内找到穿着隐形衣的芥川就算胜利,芥川会不时攻击你们。」红叶井井有条的说着规则,最后扬起笑容。「要是被攻击到了,那么就算失败。」红叶举起手,两人静默着等待开始。「准备……开始!」红叶说完之后就出了比赛空间,那是一个广阔的森林。两人听到开始的指示就立刻开始行动。

 

「……幸好。」中也原本正在树上观望着森林里的一切动向,感觉到了不祥的气息,所以就纵身一跃,跳下树。树干被射击的声音闷闷地响起,留下一个不浅的窟窿。「芥川那家伙……啧。」中也跳上另一颗树,往高空望去,做了一个射击的手势,笑容张扬的举起魔杖。中也平时没有出门就不用飞天扫帚,他的体术还有体力属于顶层,偶尔会去麻瓜世界的拳击馆不用魔法和别人比赛把别人给打瘫。

 

芥川抿着嘴,眼里有着少许笑意。「中原教授这是找到了芥川教授?」学生们窃窃私语着。「看样子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中原教授对芥川教授的事上直觉很敏锐。」红叶正和自己最为疼爱的学生镜花聊着天,早已猜到了结局。而梶井用着热切的眼神看着中也,他赌了中也赢,与谢野自信满满的看着这场比赛。

 

中也本要施展重力魔法,但却突然间无法使出。他皱眉,咒骂几句便四处张望,接着就快速地闪躲进茂密的树林之中。「该死的太宰你给我出来,干扰我是想干什么!」树林中传来中也愤恨的声音,不时发出树木被捶打的碰碰声。太宰那时坐在飞天扫帚上,嘲笑着中也。「蛞蝓还是太蠢了。」太宰望向四周,举起自己的魔杖。他吟唱起咒语,施法完毕之后也没有见着芥川的影子。

 

「呵呵,芥川君也成长了不少嘛。」太宰擅长无效化魔法,任何魔法、咒术、甚至是黑魔法在他的无效化面前都没有用,不过施法的范围有一定的限制,无法施展到界外。芥川躲藏在树林,穿着隐形衣的他依旧很小心。做好心理准备之后瞄准了正坐在飞天扫帚上晃悠的太宰,屏住呼吸。「呜哇,躲过了呢。」太宰夸张的拍了拍心口,明明做出的是心有余悸的样子,脸上却带着笑意。

 

看在芥川眼里正是对他的指控。回想起了学生时期太宰对他的责备。「不够精准。」眼神暗淡无光的太宰,他冷冽的声音正是他的梦魔。芥川心有不甘地再次瞄准太宰,黑兽张牙舞爪地往太宰的方向冲去。不过仍未接近到太宰就被无效化魔法抵消,他虽不甘心但还是选择离开,他的所在地曝露了。才刚准备离开就看到了在后边的中也,太宰突然出现在中也和芥川面前。

 

「……要完。」芥川悄声说道,虽然没人看的到他,但他还是挺直自己的背脊。中也挑眉,摩擦着拳掌。「要打架吗?」中也咬牙切齿地说道,太宰耸耸肩。「我才不会和漆黑、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蛞蝓打架啊。」接着他伸出手,芥川感觉就快要碰到自己了,正打算溜走。「啧!混蛋青鲭我今天一定要把你揍成碎鱼泥!」中也站上前,太宰伸出手。一瞬间中也觉得自己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芥川被中也的脚绊了一下,又被太宰有些用力的碰了一下。

 

「同时抓到,平手。」红叶站了起来按下了裁判铃,蒙哥马利将空间转换回原本的课室。「前辈!没事吧?」樋口急忙上去关心道,中也和太宰互看一眼,表示不满但也没有说多。「芥川……我们平手了。」中也将芥川扶起来之后将礼帽还有衣着整理好。芥川听到了这句话之后不由得倒退一步。「芥川君,我们平手了呢。今晚一起吧……。」太宰笑着揽过芥川的肩膀,中也搭着芥川另一边肩膀。「没办法了,谁叫我们平手。」

 

「但是之前……」芥川想要抗议,以眼神示意红叶帮忙,红叶耸肩表示爱莫能助。「森先生,芥川君明天请假,找人替他吧。还有社长我明天也请假。」太宰向森鸥外还有福泽谕吉喊道,福泽还没出声,教导药草学的国木田独步教授先拍桌。「等一下你明天不是要出席讲座会吗!」太宰挠了挠头,故作惊讶。「哎呀有这回事吗?国木田君你替我吧。」

 

「那么梶井君替一下明天芥川君的飞行课吧。」听到这句话,港黑的学生就发出哀嚎声,他们可不想飞不起来就被柠檬炸弹给炸的血肉模糊再被送到武侦或者港黑的医疗室,特别是武侦的医疗室,与谢野教授的柴刀可是每天都磨得异常锋利。虽然被芥川教授的罗生门给送上天的滋味也不怎么好受。「那么红叶君替一下中也君的黑魔法防御学吧。」接着他就离开这个课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和可爱的爱丽丝玩,虽然可能爱丽丝并不愿意。

 

与谢野向参与了赌局的人伸出手,那些人心不甘情不愿地将钱放到她的手上。「好了,乱步教授。可以出发了,是福洛林‧福斯科冰淇淋店还是蜂蜜公爵糖果店呢。不过我的扫帚坏了,送我一程吧。」乱步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带着与谢野坐上飞天扫帚呼啸而去,留下明天被强行加一堂课还输了一大笔钱的梶井一脸悲愤。「我就知道他们两个绝对是作弊!宇宙大元帅说的果然没有错!」 「好了,芥川,回家吧。」

 

芥川看着两个人笑得那么好看,有些闷的胸口又恢复正常。他把心一横,努力地催眠自己。

 

「一个晚上而已……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才怪啊……。」

 

太宰和中也对视一笑,又互相比了个中指,才拉着芥川赶回家。

 

END.

 

 


评论 ( 6 )
热度 ( 10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