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res

BSD:芥右 / 百合向通吃
KNB:黑子右 / 桃丽

主要吃这两个圈子里的粮,偶尔产一些不入流的文。超级欢迎有小姐姐来找我聊天!

© Agares
Powered by LOFTER

东南西北:Ⅹ(敦芥/太芥)

告白虽然是写出来,但是跟自己想象的场景有些出入。不过还是很高兴,之前看到外传太宰尾随着芥川感叹他今天还是无酒饮食的时候,我就想着,要是可以的话太宰一定会对芥川再更加温柔一些的。这次全篇太芥、所以没有打敦芥tag咯。


和大家一起吃完晚饭,芥川在房里沉思了半个时辰。接着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穿了一件外套去赴了与太宰的约。他到了那棵树下,发现太宰早已在那儿的石桌上摆上了酒、茶和一盘点心。太宰正在拿着铲子,仔细的找着当年埋樱花釀的位置。芥川唤了他一声先生,他就挥了挥手,示意芥川坐下。

 

「呀,芥川君,来的可真是迟呢。」芥川下意识的敬畏还是让太宰觉得有少许心酸。「十分抱歉,太宰先生。」但是他这次没有低着头,太宰也没有骂他。「还记得樱花釀埋在了哪儿吗?」芥川思考了一会儿,指了一个位置。太宰撸起袖子,拿了铲子就开始动手挖起来了。太宰的额上出现了汗水,看着是十分的费力。芥川刚想站起来帮着太宰一起挖,就被太宰给阻止了。

 

「不是我自己挖出来的就没有意义了哦,芥川君。」芥川听见了便又坐下,静静地看着太宰挖那樱花釀。等到太宰终于挖了出来,夜幕早已低垂。太宰费力地将那缸樱花釀抬出,暗自庆幸自己没少做运动。那缸樱花釀刚开封,樱花淡淡的香气就散布在空气之中,太宰满意的点点头。接着他就盛了两杯,放在了桌上。

 

两人都没有说话。过了半晌,太宰才开了口。「芥川君,你变强了啊。」芥川本正在低着头看着路过的虫蚁抬着食物准备回巢,听到了这话猛然的抬起头。「您说的可真?!」芥川原本低沉的声音稍微上扬了一些,心中澎湃不止。「嗯,芥川君。此言不假。」太宰喝着樱花釀,樱花香气可真好闻啊,他想着。

 

「……那,真的太好了。」芥川有很多话想要说,但是除了太好了什么也说不出口。对他来说得到了认可,就像终于得到了一直想要的玩具的孩子,明明如此的高兴,明明有那么多的话想要说,却只能喜极而泣。太宰放下酒杯,靠近了芥川,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颊。

 

「芥川君,我喜欢你哦。」

 

芥川错愕地看着太宰,一时之间脑子乱成一团。想说的话似乎卡在了喉咙里,说不出话。过了许久,才能发出声音。「太宰先生……您在说笑吗?」芥川的声音颤抖着,缓缓地问太宰。「不是说笑哦,芥川君。」太宰的表情很是认真,芥川从没看过那么严肃正经的老师。「事到如今才这么说……为什么不早点说呢……要是再早一点的话,我就可以好好的回应太宰先生您的心情了……呜……」

 

芥川的眼泪一滴滴的落在了太宰捧着他的脸颊的手、掉在了地上。他慌忙地想要用手背擦干眼泪,谁知眼泪根本停不下来,太宰握住了他的那只手。「太宰先生……我现在根本没有办法回复您的心意啊……」带着哭腔的话语,芥川宛如年幼的孩童一般哭泣着。太宰轻轻的戳了一下他的额头,让芥川好好的看着自己。

 

「我知道哦,芥川君。所以,现在好好的听我说完,好吗?」芥川止住哭泣,却还忍不住咽哽,他点了点头。

 

「芥川君,我一直在注视着你的成长哦。你那日操纵罗生门流畅自信的姿态深刻我心,我看到了。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鲁莽却有种莫名的强大,操纵着那么强大的异能的芥川君,是那么的美丽。你这份美丽使我心动。我喜欢你,这句话是真心的。这句话迟到了是因为我的胆小与任性,对不起。所以,现在能好好给我答复吗?」

 

太宰早就知道了答案,但是他却没有点破,而是让芥川自己说出口。芥川现在鼻头红红的,吸着鼻子听着太宰的话。芥川用手背抹掉了泪水,眼神充满着坚定。「很好,这才是我的学生该有的样子。」太宰静待芥川的回音。芥川深吸一口气,吐出想要传达给对方的话语。

 

「太宰先生,我曾经一直喜欢着您。喜欢得要是不是您就不行的地步。想要得到您的认同,想要成为让您自豪的学生。这份感情进而化为恋慕,但是我说不出口。可是……不知道什么开始,我开始不再喜欢您。之前只是我不愿承认已经不再爱着您的自己。现在,我想要堂堂正正面对您说,我曾经一直喜欢着您。谢谢你赋予了我生存的意义。」

 

芥川的眼眶再次泛起泪水。他咬着下唇,坚持着不让眼泪落下。太宰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说没关系。「嗯——芥川君啊,其实我也做好了觉悟哦,我在这个时刻能告诉你自己心中所想之事,我已经很高兴了。」太宰微笑着,再给自己斟了一杯樱花釀,慢悠悠地喝完,再斟上一杯。动作一直重复,显示着他也是非常在意芥川说的话。

 

芥川再次开口说道。「虽然之前中也先生对我说过,我对您一定只是憧憬。但是我坚信那是恋慕之情。您永远都是我的老师,永远……都是我的初恋。」说完这句的时候他早已泣不成声,太宰揉了揉他柔软的发丝。「好了,不要哭了,真是小题大做啊芥川君又不是生离死别的。」他的所引以为豪的学生长成了出色的大人,他甚感欣慰。[1]

 

「芥川君,你已经可以从我这里毕业了哦。」

 

「谢谢太宰先生。」芥川擦干了眼泪,扬起笑容,对着太宰鞠躬。太宰捧着芥川的双颊,在额心轻轻一吻。亲吻额头代表着祝福。太宰想,这是他唯一能给自己已经毕业的学生的东西了,还能这样的碰触芥川君吗?不知道。为了不让自己后悔,他抱住了芥川。抚摸着他的背,还予了欠他多年的温暖。芥川也回抱了太宰,汲取太宰所赋予他的疼爱。

 

「芥川君,你都二十了还不会喝酒可不行啊!来来来,喝了这杯!」芥川不好推开微醺的老师所递来的酒杯,于是经历了丝毫犹豫之后还是喝了下去。一下子就承受不住酒力,醉倒在了石桌上。「真是的……这么多年了还是无酒饮食啊。」太宰将那缸樱花釀又封了回去,准备再一次埋了。


暗自感叹着六年时间果然还是太短,酒虽已成型但是却缺少韵味。看着缸边的刮痕,太宰的眼眸似乎闪烁着水光。

 

他和芥川真的错过了太多了——

 

「芥川君,芥川君。啧,居然还要老师把你抬回去!诶诶怎么这么轻?蛞蝓肯定是虐待你了!」一边抱怨,一边背起芥川,送了他回房。太宰恍恍惚惚想起了初遇芥川的时候。

 

 

太宰在黑暗、散发着腐败恶臭的贫民窟里,见到了芥川操纵着异能斩杀了港黑的几个下级成员的那副身姿。那一刻,怦然心动,那份无法言喻的强大使他心悸。他劝诱芥川进入黑手党之后他曾对友人织田作夸赞道芥川的异能有多强大,被问了为何不当面夸奖他。他理所当然地对友人说不打算要娇纵那个孩子。

 

现在要补上那时所没有给予的疼爱与娇纵了呢。太宰这么想着,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一直躲在暗处的敦和中也一个觉得自己快要哭出来了、一个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TBC.

 

后记*

[1]画线段落参考了自己看的第一部少女漫画《昼行闪耀的流星》77、78话。看完外传太宰那个眼神、还有一些漫画的片段,我个人觉得太宰其实是想让芥川从他这里正式毕业,不再执着于他。心中所想之事能够传达给对方是多么的美好啊。


评论 ( 2 )
热度 ( 1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