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res

BSD:芥右 / 百合向通吃
KNB:黑子右 / 桃丽

主要吃这两个圈子里的粮,偶尔产一些不入流的文。超级欢迎有小姐姐来找我聊天!

© Agares
Powered by LOFTER

东南西北:Ⅸ(敦芥/太芥)

今天双更,终于在第十篇写出了告白。上篇地址就不放啦。


第二天清早起床过后,武侦的人都被港黑的马车接走了。到了西山山脚下的时候,港黑的人把武侦的行李杠在肩上,走的比谁都快。「……他们好厉害啊,背着那么重的行李欸。」敦感叹一声,乱步正在闹着别扭。「敦君!敦君!变成白虎吧!伏着我上去就不用走路了!」社长弹了一下乱步的额心,让他别闹。

 

一众人好不容易走到了西山山头的时候太阳都快下山了。中也和芥川正在一棵树下乘凉,昏昏欲睡。「芥川!」芥川猛然惊醒,召出罗生门化为的黑兽刺穿了敦的腹部。「芥……?!」与谢野见状,就慢悠悠的走上去为敦施展异能「君死给勿」治好了他。中也和芥川互相看了一眼,中也用眼神对话这要出大事儿了,赶紧上去道歉去,自个儿的锅你自个背。虽然这么说到最后还是和芥川一起去道歉了。

 

「中岛……抱歉。」芥川有些尴尬的说着摸着腹部的敦说道。「小子,抱歉了,我们家芥川也是因为突然被你吓着了。」中也虽然尴尬但是还是理直气壮地说,接着将他们请进了里厅。「芥川君还是这么容易被吓着呢,就和以前一样。」太宰亲昵的点了一下芥川的鼻子,修长的手指落在了芥川的鼻尖上,芥川只觉得痒痒的。

 

「太宰先生,我已经长大了不少了。」芥川抗议道,丝毫没发觉自己已经毫无心动的感觉。「还是那样死板认真。」太宰笑了笑,那面容依旧如此英俊,依旧是那时轻佻的笑容,芥川恍恍惚惚的还以为太宰还是四年前的样子。「首领,武侦的人来了。」许久不见的森鸥外依旧正在追着爱丽丝求她穿上组合送过来的哥特式洋装。「爱丽丝,爱丽丝,你穿这件绝对很好看的!」

 

爱丽丝吐了吐舌,表示不想理你,刚看到芥川就跑了过去。「龙之介君,你上次买的点心呢?我的份你放在哪里了?」芥川欲言又止,正想说前些天你刚吃完你那份,但是看见了爱丽丝的稚嫩的脸庞,又没有办法告诉她。「在我房里的左手边第一个柜子里。」爱丽丝就跑向芥川的房间,后边跟着拿着洋装的森鸥外。

 

「芥川,爱丽丝前些天不就已经吃光了吗?你房间的那是你那份吧?」中也皱起眉头,悄声地对芥川低语。「……没关系。」与谢野也随口对敦悄声说「芥川好像不能抵挡孩子的要求呢。」敦眨了眨眼睛,内心的小人儿暗自举起拳头大叫一声好,并且决定等会儿要试验一下。

 

「太宰先生……是要以前你的那间房还是客房呢?」芥川正在对太宰说话,中也正好在附近,便仔细地观察了他们一会儿,就一会儿。中也这么催眠自己之后,就躲在了附近的人造山石的背后。「客房吧,那间房已经不是我的了。」太宰随口说道,撩了一下头发,手上的绷带有松脱的迹象。「不……您的房间还一直保留着,全部东西都还在。」芥川反常的没有低着头,反而直视着太宰的眼睛。

 

芥川的那双眼睛如同黑曜石般闪烁着点点星亮,就如同他本人一样。太宰差点入了迷,随后镇定下来。他约了芥川晚上去那棵埋着他们初遇不久时酿的樱花釀的树下,现在正逢春天,虽不及白昼,但是夜晚也必定有和白日不同的美景。经芥川提醒之后的重新缠好绷带的太宰发觉了,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芥川……好像看起来……没有那么喜欢太宰了?」中也撑着颊,在房间里思索着。他刚才躲在人造山石背面,听着太宰和芥川的谈话。逐渐发觉了一些事儿,门外就传来了一阵敲门声。「中也先生,今天武侦的人邀请了我们去大浴场。您去么?」芥川在门外说着,中也打开了门就将他拉近。芥川愣了一下,不明所以。

 

「芥川,坐下。」中也拍了拍凳子,示意芥川坐在那儿,而自己则是坐在床铺上。「我就单刀直入地问了啊。你,还喜欢着太宰吗?」芥川怔住了,他没有想到一向不过问感情事的中也会这么直接的问了他这个问题。「……我,自然是喜欢的。」芥川没敢对自己敬爱的前辈说谎,便按照自己大脑浮现出来的想法告诉了中也。

 

中也叹了口气。「你真的还喜欢着太宰?但是看你刚才的样子和以前不一样,你已经不喜欢他了。」中也断言道,芥川皱起了眉头,似乎像是要抗议一样。「我还喜欢着太宰先生……」话说出口,才发现自己的口气那么的没有底气、就像是心虚一样。「我真的……还喜欢着太宰先生。」像是对中也说的,又像是对自己说。不想再面对这个问题的芥川匆匆地向中也告辞,回房拿了换洗衣物去了大浴场。

 

到了大浴场,才发现一个人也没有。芥川将换下的衣物放进了篮子里,径直走了进去,洗完了之后一个人泡在温度稍烫的热水里。「我真的……还喜欢着太宰先生吗?」芥川静下心想,脑中浮现的是那时候和敦一起在街上闲逛的自己。明明看到了太宰进了艺妓馆却毫无悲伤之情的自己,疑惑着自己真的成熟了还是不喜欢先生了。

 

这时,脑海中出现的是那时敦的笑脸,让他感觉有些心悸。他懊恼地拍了拍水面,水面上泛起一阵水花,他仿佛看到了一瞬即过的敦的脸,揉了揉眼睛才发现是幻觉。他的内心充满着疑虑,他努力地去想了想太宰的模样。面貌依旧俊朗,轻佻愉悦的声调,太宰的音容全都他都刻在了心里。以前只要一个人就会想一想太宰,暗自想念。但是他已经忘记了,他多久没想过太宰了。

 

有点儿晕,于是他出了浴池。穿戴好出来,中也正好经过外边,唤了他过去。「你想清楚了吗?」中也拿过芥川的毛巾,让他坐了下来,帮他擦干带着水滴的头发。「中也先生……我……我不知道。」芥川低着头,仍由着中也动作。「芥川,好好直视自己的心。有什么改变只有你的心知道,不要盲目地逃避。」

 

芥川什么话也没有说,他正在细细的想着中也的话。「你只是不敢接受你不再喜欢太宰的事实,所以就选择了逃避自己内心的想法。」中也为他擦干头发的动作十分温柔、有着自己也没有意识的宠溺与珍惜。

 

中也擦干了芥川的头发,大而温暖的手落到了芥川的头上。他摸了摸芥川的头,接着就进去了大浴场。芥川呆站在原地一会儿,恍然大悟。

 

「中也先生。」

 

「我不会再逃避。」

 

TBC.


评论 ( 5 )
热度 ( 2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