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res

BSD:芥右 / 百合向通吃
KNB:黑子右 / 桃丽

主要吃这两个圈子里的粮,偶尔产一些不入流的文。超级欢迎有小姐姐来找我聊天!

© Agares
Powered by LOFTER

东南西北:Ⅷ(敦芥/太芥)

第九篇写着写着……爆了字数还没写到太芥告白。我的内心是崩溃的,废话太多铺垫太长的后果。心塞塞的继续写,今晚要是可能就放出第九篇、第十篇。再不写告白的我就要die了……每次这种时候都在质问自己为什么不会画画。


上篇:


在两人被救回来之后的一天,太宰和中也分别被国木田和红叶押着向他们两人道歉。面对长辈的道歉,他们两人也摆摆手,说着没关系别行这么大礼啊受不起啊让太宰和中也得以从魔掌中解脱。最近太宰对芥川友好了点,没老说他没用啊之类的话了,反而倒是疼着他。芥川对这样的反常吓得一天没吃下饭。

 

终于开窍的敦决心要好好的攻略芥川。但是他发现自从掉悬崖下边了之后芥川对他越来越不客气。比如说他最近刚发现了自己长个头了,兴冲冲地在和芥川约好见面的日子里告诉他。没想到他居然说了这么一句「光长个子不长脑。」他一下子就像被浇了盆凉水一样,大声地说「芥川你绝对是嫉妒我!别以为我不知道!银说你两年前开始就不长个头了!」说完这句,罗生门慢悠悠的出现,接着捅穿了他的肩头。

 

「疼疼疼!芥川你别以为我会复原你就可以这么对待我!」芥川带着笑意说道「与谢野小姐医术极为高明。」敦颤抖了一下,骂道你走你走你走。但是复原了之后他又蹦跶着和芥川去了逛街。逛完了街就上茶楼吃点心。「芥川芥川,你和太宰先生怎么样了?」敦看了一本书,与谢野和直美上次逛完小摊送给他的,书名叫做追到她(他)的一百个方法与诀窍。敦熟读了一天,其中一个诀窍就是问心上人喜欢的人的事,这个秘诀似乎被解释成刺探敌情。

 

「中岛,你怎么总像个女儿家一样,整天都在问儿女私情之事?」但是芥川并不苟同这样的方式,喝完了一杯茶之后才说着「没怎么样,就是和平时一样。」敦贼兮兮的笑道「我看见他摸你头了。」芥川的脸有点红,骂道「胡闹。」敦突然觉得那本书没有什么卵用,问了也没问出什么,还觉得心好痛。

 

接着聊聊了集市上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儿,隔壁摊子结业了、那家铺子开了分店、那家小店最近进了新货之类的琐碎事。说到了最近组合送了什么过来,组合上次签的不平等条例大致上就是这个。每次去西方探完亲回来一定得买上好多手信然后给武侦和港黑送过来。组合的首领表示老子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一幅狂炫酷霸拽的样子。

 

「组合送过来的巧克力可好吃了,下次给你尝尝。」和芥川论起组合的礼物的敦兴高采烈的。「但是他们送过来我们这儿的红茶也很不错。」芥川有些回味的说道,红茶的香味和甜味深得他心。说着说着,芥川拨了一下自己颈后的有些长的发丝,似乎是觉得痒痒的。敦见到了就记在了心里。他们在路上闲逛的时候,正巧遇到了太宰。就在艺妓馆前边,他正被甜美可人的女侍带入里侧。

 

敦见着就拉着芥川往另一条路走。「啊哈哈哈哈这里的玩意儿真新奇啊哈哈哈哈。」敦拉着芥川到一个摊子前边,生硬的夸奖着店里的东西新奇有趣。「明明就只是个面人。中岛,我没事。」芥川看出了敦心里在想着什么,于是就带着敦走回原本要逛的那条路。「真的没事吗?」敦挠了挠头,小心翼翼的同芥川说话。

 

「真的没事,不知为何好像没有往日的愤怒和悲伤了。」芥川也觉得奇怪,以前看见这种情况他可是会发怒的,杀气甚至无法收敛起来。他想着大概是四年不见,自己更加的成熟了一些。想起了四年前,这个城镇的其中一间艺妓馆突然被身着黑衣的少年破坏殆尽,华美的装饰和容姿端丽的女性化为残破的零星碎片和染上了鲜血的零散的尸体碎块。

 

那个黑衣少年就是芥川,年少气盛的他无法接受老师的离去,选择了在自己老师最喜欢去的地方燃起了狼烟。这是他变强的宣言。日子一点一点的流逝,他也长成了成熟稳重的大人,用着自己的方式在战斗。他想要被认同,他活着的意义就是如此。他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想着,坚信不疑的认为这就是真理,他的真理就是太宰。

 

「那就好。」敦笑嘻嘻地拉着他的手,刚看到一串糖葫芦就带着芥川跑到那儿去买了一串。「刚才吃过点心了,我们分着吃吧?」芥川点点头。敦先将那一串的糖葫芦递到芥川嘴边,芥川没有迟疑,就着敦的手吃掉了第一颗糖葫芦。敦先是一惊,随即笑了起来。那天真无邪的笑容刺激着芥川的心脏与大脑。

 

不知道为何,芥川在敦笑起来的那一瞬间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就在这一刻,他的真理好像是有了裂痕一般,正在逐渐瓦解。


吃完了糖葫芦他们心满意足的一起看了夕阳落山,接着就准备打道回府。敦回去的时候去买了条银色的头绳,头绳上面有两条轻飘飘的丝带,送给了芥川。「芥川,你头发最近有点长了,送你。」芥川接过那条银色头绳。「明明只是中岛却这么细心?」说完就用了那头绳来扎头发。敦笑嘻嘻地将那两条随风而飘的丝带系成了小小的结。

 

「真多事。」芥川倒也没解开那结,就这么回了西山。敦在芥川后边喊着记得下次约好的日子,芥川头也不回的点了点头。

 

过了几个月,敦和芥川又见了几次面。武侦和港黑联盟的消息才姗姗来迟。「我们明儿去港黑住上几天。」侦探社里炸开了锅,七嘴八舌地商量道要带点什么去。比较理智的国木田问道为啥要去港黑住上几天,乱步抢答道「我们要和港黑结盟啦,去住上几天就是因为这个!好了!点心!」国木田认命的把自己最后剩下的烤年糕给了乱步。

 

「真的要和有着幼女控的首领的港黑结盟?这样真的好吗?」与谢野问道,她正在磨着刀。刀面反射着夕阳下的光,锋利闪耀的光辉总觉得如此渗人。「我不觉得我们这边正常人会少过港黑那里。」社长无奈的扶额,接着便去和乱步一起整理行李。「为什么芥川没有告诉我!」敦撇着嘴,但是内心不同表面,心里的小人儿正在欢呼雀跃放鞭炮。

 

太宰也很是高兴,梳洗完立刻回了房间收拾了行李。还去把自己珍藏多年的好酒给拿了出来准备明日带过去。「不……还是算了,反正蛞蝓好酒多得是。」之后又把酒给放了回去,打算去坑中也的酒。「呵呵,不知道我和芥川君一起酿的樱花釀还在不在。」答案是肯定的,接着坐下来,倒了酒打算小酌几杯。

 

「芥川君啊,肯定不知道我一直在注视着他的成长。」

 

太宰将酒壶里的酒一饮而尽,意犹未尽的擦了擦嘴。接着就将空了的酒壶和酒杯扔在了桌上,躺在了床上。睡着的他,不知陷入了何种好梦,一夜好眠。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