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res

BSD:芥右 / 百合向通吃
KNB:黑子右 / 桃丽

主要吃这两个圈子里的粮,偶尔产一些不入流的文。超级欢迎有小姐姐来找我聊天!

© Agares
Powered by LOFTER

东南西北:Ⅶ(敦芥/太芥)

其实说好的太芥好像都没影儿了...我的锅。虽然下一章是第8篇,我先来预告一下第9篇是太芥告白,在这之前就不打太芥tag了。(想写告白想了好久了……)懒癌发作了就不放上篇地址了。顺便说一句,99fo感谢。



神算——江户川乱步说的从来都不会错,敦确实倒霉了。和芥川约好了时间终于到了,他背着个大包裹,和太宰一起在山脚下的集市等着芥川和中也。芥川和中也准时来到了,于是他们便一起上去东山山坡上。谁知上去的时候,敦似乎状态不怎么好,摔了一跤。在太宰的嘲笑还有中也的惊讶中,芥川将他的大包裹捡了起来。

 

「小子,没事吧?」敦摇了摇头,说没事。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拿过芥川递给他的包裹又继续走。芥川一幅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倒也没让敦觉得难堪,太宰和中也说啥他也没闲工夫去理。上了山坡,景色确实极佳。红色的枫叶随风缓缓飘下,把东西放在了树下之后太宰就到处去找适合的地点想闹殉情。

 

「小子,带啥吃的来了?」中也正好觉得嘴里有些淡,看到了敦背着个大包裹,就问他有没有什么吃的。「一些点心,还有茶和水!」接着就让中也自个儿去翻了,本想带着芥川在枫树下好好聊会儿,就听到了太宰的求救声。「芥川君?!敦君?!中也——!」他们三人听到了就四处望着太宰人,最后还是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去找了太宰。「……青鲭,你干嘛呢?」

 

「刚想看看这高度能不能一跌即死,就不小心被石头绊了一下,拉我上来吧,我还没有找到人和我殉情。」中也看了一眼之后就没理他,径直往反方向走。「……唉,芥川,我们拉他上来吧。」太宰先生你难道就不能让人省点心吗,敦内心戏里的自己白眼都快像是要翻出眼眶一样。「好。」芥川也是无奈的拉着太宰的手臂,和敦一起拉他上来。

 

太宰终于被拉起来之后,拍了拍两人的肩。「你们两个真是好孩子,比小矮人好多了。」小矮人还说的特别大声,摆了明就是故意说给中也听的。中也立刻转回头来说要打架吗,太宰也不弱说和小矮人打架可得特别小心免得被小矮人打了之后传染上了矮症。敦刚想问矮症是什么,中也一个石子就扔了过来。

 

朝太宰那边扔的,中也手劲可大了,太宰闪过了,但是敦没闪过。「中岛……!」那枚石子正中敦的额心,他痛呼一声,才发现他自己正在往下坠。「小子,你没事吧……喂!」芥川想抓住他的手,抓住了是抓住了,不过芥川也跟着掉下去了。「芥川——!小子!」「芥川君?!敦君?!」

 

中也急了,急忙冲向悬崖边。就连太宰也是少见的慌乱。敦想,今儿个还真够倒霉,自个儿倒霉就算还拉上了芥川。敦急中生智,整个月的智商仿佛都用在这一刻。他,用了异能,虎化了。掉下去的那一刻他当了芥川的垫背,他觉得自己有复原能力,无所畏惧。不过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是真心快疼死他了。

 

「嘶……芥川,你没事吧?」芥川躺在虎肚子上,分毫未损。「没事。」芥川从敦的虎肚子下来之后敦也解除了异能。「喂,小子!芥川!没事的话应一声啊!」中也的声音从上边传来,敦也喊了句没事,我们俩都没受伤。「那好,敦君好好照顾芥川君啊,我们去搬救兵。」太宰依旧愉悦的声调又恢复了过来,两人松了口气之后又继续一边责怪对方,一边回去找援助。

 

「芥川,我们找个地方坐会儿?」「嗯。」两人四处找啊找,找到了个山洞,山洞容纳两人其实还是有点儿急的,所以两人挨得很近。「芥川……对不起。」敦似乎有点委屈,想想今天还是真倒霉到家了。「对不起什么?」芥川直视着他的眼睛。「害你和我一起摔下来了,还待在这里……本来今天约你出来是想要和你一起赏枫的。」敦觉得自己快要哭出来了,但是其实他没哭出来,就是声音带着点哭腔。

 

「不许哭,你都多大了?」芥川皱了下眉,敦回答道「我今年十八了。」芥川突然觉得一阵无力。「我没问你这个……」「那你问我啥?」敦憨直地说道,他挨着芥川的肩膀。「算了还是当我问了你这个吧。」「哦……」接着敦就问了些芥川的事儿,知道了不少。比如说今年芥川已经二十了,还没有成亲、芥川除了红豆沙还喜欢茶、芥川偶尔会去集市的古玩店鉴赏一下。

 

敦也说了一些自己的事儿,喜欢吃茶泡饭、是从另一个城里过来的、喜欢猫,偶尔会拿着几条小鱼去喂它们、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儿,芥川看似没有听进去,其实他在很认真的听着。「快要下雨了。」芥川这么说着,接着就用了罗生门挡在了洞口前面。敦感叹一句原来罗生门还有这功能。

 

「芥川,你小时候是什么样子的?」敦突发奇想,脑中幻想了小小的芥川,忍不住扑哧一声的笑了出来。「……?不怎么样。」芥川一边操纵着罗生门挡雨,一边回应。「每个人小时候都一样很可爱的吧!芥川肯定也一样!」敦欢快地说道,芥川沉默不语。「芥川芥川,你怎么不说话?」「这样的我……怎么可能称得上可爱。」

 

敦没感觉哪里不太对劲,于是就缠着芥川说一说小时候的事儿,要是可以回到过去,以后的敦肯定会回来抽现在的自己一巴掌。「父母双亡之后带着银来到了这里,有幸被太宰先生赏识。之后就拜了师然后就是现在这样了。」芥川简洁明了的说完,敦沉默了一会儿。「中间呢?再细致一点吧?」「……其实父亲死没死我不知道,他将母亲和我还有银赶了出来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母亲患了失心疯。父亲就剔除了我们的户籍。之后流落贫民窟,母亲失心疯发作时被罗门生贯穿心脏而死,我和银辗转流浪来到这个城镇,就遇到了恩师太宰先生,才造就了现在的我和银。」虽然情节细致了不少,但是依旧简洁。敦磕磕巴巴的说了对不起,惹得那人再一次皱起了眉头说道不许道歉不许乱泛起什么乱七八糟的同情心。敦说那我也说一下我的吧。

 

「我是在另一个离这里很远的城镇里的孤儿,被一间私塾兼孤儿院收养了。其实院长不怎么喜欢我,里边的教育也很有问题,要是我有孩子绝对不会那样教他。之后院长知道了我有异能就把我给赶了出来,我就来到了这里。」芥川有些生涩的打算安慰他,不果。敦后来还说了自己刚来到武侦的事儿,芥川偶尔答应几句。

 

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芥川靠着敦睡着了。看着芥川,敦觉得自己真的一头栽进了爱河里了。「我……果然是喜欢芥川的。」想着自己总得去告白一次以表真心,但是想到了芥川对太宰的感情又像是一颗萎了的萝卜叶子一样垂头丧气。

 

「啊啊不管了总之先从独一无二的挚友做起!」

 

TBC.


评论
热度 ( 2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