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res

BSD:芥右 / 百合向通吃
KNB:黑子右 / 桃丽

主要吃这两个圈子里的粮,偶尔产一些不入流的文。超级欢迎有小姐姐来找我聊天!

© Agares
Powered by LOFTER

东南西北:Ⅴ(敦芥/太芥)

今天依旧双更,再不写到告白我真的要死了啊……总之就是想写告白。下一篇再放上篇的地址。


太宰其实是明白的,但是他认为还有更加适合人可以待在芥川身边,芥川待在他的身边只会被束缚着。「道理我都懂。」但是能不能做到是另一回事儿,太宰说完就自顾自地走向饭厅,中也虽气他的胆小但是人生地不熟的,他还是选择跟上了太宰的脚步。

 

到了饭厅,一群人早就聊上了。与谢野正揪着敦的耳朵「你又没有做晚饭啊,又是我帮你顶上要不然你们今晚又只能吃上天妇罗荞麦面了啊!」正在吃着天妇罗荞麦面的贤治抬起头一会儿又接着吃着他的面。「轻点啊!疼疼疼!对不起!」耳朵终于被放开,敦只能用土下座来表示他的歉意,芥川正在憋笑。「芥川!要笑就笑别憋着!你这样我更加不爽了啊!」

 

芥川听了这话倒是不笑了,因为他看到了太宰和中也。「太宰先生,中也先生。」芥川唤了他们一声,算是打招呼。中也点了点头,坐到了芥川旁边的位置。太宰则坐到了自己常坐的位置上,正好在芥川对面。太宰接过直美递过来的一碗饭,拿起筷子吃了起来。敦似乎想起了什么。「芥川芥川!镜花镜花!」坐在一桌的芥川和镜花抬起头来。「何事?」「港黑待遇不好吗?」镜花失笑,芥川不知该作何反应。

 

「没有不好。」芥川思量过后还是给了个官方回答,毕竟待遇好不好是见仁见智。「还可以吧……?红叶对我很好。」她看见了中也和芥川其实并不怎么害怕,毕竟她离开港黑是因为信念不同,道不同,不相为谋。「那么为什么你们都这么瘦?」中也一听,好啊你小子这是在投诉港黑玩虐待吗你真有种啊你!

 

「混账小子!你会不会说话啊!还有你怎么知道他俩瘦的好好给我说清楚!要不然你今天就别想出了这个门!」中也先是把筷子啪的一声放到了桌上,开始质问敦。敦慌忙地解释了是因为看起来就挺瘦的,没有对他们两个做过什么奇怪的事,说了好多次中也才肯放过他。

 

「镜花是因为要减肥,顿顿都算好了卡路里照着吃。之前她被红叶姐给喂胖了。」说完这句的时候,镜花有些尴尬。「不是说好了不提我减肥这茬吗……」镜花无力的说道。「至于芥川嘛……他确实太瘦了,总是不好好吃饭。之前我去了外地半年,芥川似乎没有准时吃饭。」这下轮到太宰不乐意了,嘲笑道蛞蝓真像个老妈子。

 

「芥川你不好好吃饭可是不行的!」敦率先转过头,对芥川说。「就是就是!」中也附议,芥川似乎有些心虚,低着头默默地吃着饭。太宰和中也斗着嘴,差点闹得武侦的房顶都快被中也掀了。中也和国木田互相非常赏识彼此,认为对方能和太宰做搭档简直就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总结起来就是一句同病相怜。

 

吃过饭之后大家就各自回房,这个月负责洗碗的是谷崎兄妹和国木田,于是他们就去了厨房。「嘿嘿,吃饱啦吃饱啦。」敦一蹦一跳地走在前边,芥川则慢慢的走在后面,刚才他被中也和敦硬塞了一碗分量对他来说挺大的饭,又给他布许多菜,他现在吃撑着了。所以他们才来院子里散散步。

 

「芥川,我们是朋友吗?」芥川其实也搞不懂,他和敦到底是不是朋友、朋友的那条界线到底怎么划分、要怎么才算是朋友。这些他一窍不通。见他沉默了这么久,敦开始不抱希望了。「我还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敦很失落,他刚才在中也面前说的话是不是打脸了啊。心中其实是期盼着能和芥川更加接近一点。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朋友的定义是什么。」芥川思索着,他的世界里只有上司、下属、干部、敌人还有恩师和前辈。「是吗,那我从今天开始就是芥川的朋友啦!我们都聊了那么多次天都一起住了几次欸!」芥川点点头。之后敦就把他送回客房,不然等会儿中也就该找他算账了。

 

今夜,每人皆为好梦。

 

第二天起来吃了早饭之后,中也就带着芥川向武侦的各位告辞了。敦依依不舍地向芥川道别,被武侦众人鄙视道又不是送老婆回娘家,他气得满脸通红又开始脑补了要是芥川真是他老婆呢的妄想。「少女心爆炸了吧,敦君。」太宰说完又不知道到哪儿溜达了。

 

敦每天早上起来做完早饭,就去接了在集市的任务。「国木田先生,有没有在集市的任务啊?」国木田翻了翻书,说有,他便欢欢喜喜接了任务往集市跑。「国木田,敦君最近怎么老往集市跑?」与谢野正在贵妃椅上为自己的指甲染上红色的蔻丹,乱步听到了就兴致勃勃的说「来问我吧,来问我吧!给我点心的话就告诉你们!」社长听了就塞了一个大福给乱步。

 

「他啊,是在琢磨着去集市搞不好可以遇到芥川呢!是草莓大福耶!」之后就打开了包装,吃了起来。敦为啥想要遇到芥川?武侦的人想啊,十有八九不是恋爱就是报仇。他们俩无仇无怨,那么敦绝对是恋爱了。想到了一块儿去的武侦众人同时点点头,继续做自己的事儿。

 

敦啊,确实是想着要是去集市的话搞不好能见到芥川,顺便约他去哪里玩,做些朋友都会做的事。不过他实在高估了芥川出门的几率,一整个月下来居然都没在集市见到芥川,倒是见到了港黑的红叶和爱丽丝。他也没敢去搭话,问芥川在哪儿啊。

 

敦想着夏天都快过了,他还是没有和芥川一起去夏日祭、一起去瀑布旁边野餐之类的。现在的他只求着要是能和芥川一起出去无论去哪里都好。这时,社长找了他,让他明天去买些点心,后天港黑要来。「……港黑要来?」社长点点头。「芥川会来吗?!」敦蹭的一声跳起来,满脸期待地看着社长,社长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应该吧……」不太肯定的话语还是让敦一下子燃起了希望。

 

「你怎么那么想见芥川先生啊?」不明恋爱之事的贤治问道。「因为他是我的朋友啊!」敦说完就欢快的回房准备早睡,盘算着明日早起买东西再把厅里打扫一遍。「他这副样子就像隔壁邻居家的小屁孩谈恋爱了一样。」与谢野这话一出,全员点头附议。「要不我们帮他一把?」镜花提议,她可不想再听见隔壁屋里的人每天都在叹气,她猜想今晚大概会听见他幸福的说着梦话。

 

「不,恋爱这种事啊,不自己体会是不会成长的。」

 

直美说道,少女特有的恋爱的感触。再次得到了全员的合议,说完之后大家就都散了,各自回房。谷崎兄妹在回房的路上突然想起一件事。

 

「哥哥,话说明天港黑的人来干什么?」「对啊……不知道呢。」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