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res

BSD:芥右 / 百合向通吃
KNB:黑子右 / 桃丽

主要吃这两个圈子里的粮,偶尔产一些不入流的文。超级欢迎有小姐姐来找我聊天!

© Agares
Powered by LOFTER

东南西北:Ⅳ(敦芥/太芥)

双更。想说的上一篇都说完啦。题外话,在有生之年能够看到摩爷和巴巴在一起了,那我什么时候能看到敦芥两个人在正片能够成为出生入死的好拍档,不过看起来是不可能的。


一、二、三篇:


芥川第一个想到的确实是太宰,但是随后却想到了那个有着奇怪刘海的救命恩人,中岛敦。他竭尽全力的跑向东山,赶到的时候见到的是遍地惨状。虎化的敦咬着一人的脖子,血盆大口下尖利的獠牙足以置人于死地。贤治负责把受伤的人丢上与谢野的手术床,让与谢野用异能治好,然后谷崎兄妹负责把人给绑起来。当虎敦看到芥川的时候惊讶得连不知什么时候打开嘴,让下一个准备被啃的人落荒而逃。

 

「芥芥芥芥芥川!」虎敦看见芥川的时候当下就解除虎化,跑上前去,不知道为何有一种做了坏事被抓到的感觉。「太宰先生呢?无事吗?」敦一股儿兴奋劲宛如被一盆冷水给浇熄了,有些无力地说「太宰先生不是去了西山吗?你没见到他?」随后赶到的中也拍了拍芥川的肩膀。让他小心点,跑得太快对身体不太好,下次再负伤还到处乱跑他可要生气了。

 

「小子,你就是救了芥川的人?」中也看着嘴角沾着血迹的敦,挑了挑眉,似乎不太相信。「是的……」面前的男人戴着个帽子,额上流着汗水,看来是追芥川追的很紧。「中也先生,太宰先生去了西山,您在途中看见他了吗?」芥川有些着急,想想自己是不是又错过了太宰。

 

「没见着。」中也想,路上没有遇见青鲭还真是幸运。武侦和港黑当把组合的余党都收拾完了之后,人质送了几个回去南山,各自留下了封信。组合吃了鳖,也没法子,只好把自己山上并没有什么卵用的大礼堂给改成了别墅。还被逼着签了不平等的条约。

 

与谢野他们收拾完就进了宅子,留下了那三人傻站着。过了一会儿,敦似乎听见了哼着歌的太宰的脚步声。「芥川,太宰先生回来了。」芥川回头去,正好见到太宰往这里来的身影,中也厌恶的哼了声。「哟,蛞蝓和芥川君,傍晚好。」太宰缠着绷带的手拍了拍芥川的肩头,之后就和敦一起带着中也和芥川进去。准备让他们留宿一宿。

 

「太宰先生……这样不太好吧?」芥川有些犹豫,中也不高兴看着他们俩对话,那副样子简直就恨不得想把太宰揍成一团之后扔去河里让他飘走。「芥川君,我让你在这待着就待着,敦君,你和芥川君的体型差不多,带他去换件衣服。」停顿了一下,高声地说道「至于小矮人嘛……我去找找有没有附近家小屁孩的衣服好了。」中也直骂他混账,两人差点动起手来。

 

「芥川芥川,你看这件怎么样?」「那件的话还是算了吧。」等到芥川终于选了一件看起来比较沉稳的一件和服之后就被敦带着去洗澡了。敦烧了一桶热水,让芥川在澡堂里洗去血污。等待的时候,他耐不住,就开始找些话题和芥川聊天。「芥川,你说过,太宰先生是你的老师吗?」他听得见澡堂里时不时哗啦啦的水声。

 

「是的,我本师承太宰先生。但是……因为太过弱小和太宰先生离开了港黑,所以四年来都没联系过。」芥川顿了顿,似乎在犹豫说不说才好。「这样啊,芥川,你一直都喜欢着太宰先生吗?」听见这句话的时候,芥川手中的动作停顿下来。「?!不许胡说!」芥川有些激动,即使敦看不见他的动作,他也依然挥着手,表示不可能。

 

「但是……看芥川的样子真的很喜欢太宰先生啊。」敦苦笑了一下,继续用欢快的语气说道。「我啊,看得出来哦,虽然才认识芥川没有多久。但是呢,我能感受到芥川一直喜欢着太宰先生的事实,其实我啊……」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芥川给打断了。芥川从澡堂的幕帘后冒出上半身来,有些凶狠的对着敦说「中岛!你喜欢上太宰先生了吗!」

 

「才没有!拜托你好好听人说话好吗!」听见这话,敦差点从椅子摔了下来。看到了芥川的头发滴着水滴的样子,水珠缓缓地从后颈滑落到锁骨、一路往下,他满脸通红,转过身背对着芥川。「芥川!快点回去穿好衣服再出来说话啦!」芥川不明所以,但是还是进去继续洗澡,不一会儿就穿好了衣服走出来。

 

芥川出来的时候已经穿好了衣服,不过头发有些湿。敦见他好像没有要把头发擦干的打算,就拿过他的毛巾,让他坐在椅子上。「中岛,你要干什么?」「只是帮你擦擦头发啦,快点坐好。」敦少见的强势,一把拉着芥川坐下。「刚才我还没有说完的话,继续说吧。还有我要澄清我绝对没有喜欢太宰先生!」芥川似乎有些不习惯别人的触碰,显得有些不安紧张。「其实我啊……好像」敦十分郑重地澄清,本要继续说下去刚才没说完的话。「小子你在干什么啊!」

 

又被打断了,敦觉得心好累。还没抬起头,脑门上就被人拍了一下。「疼疼疼——!」摸着头上的包,他看了看是谁打了他的脑门,一看,原来是港黑的中也。「太宰!你别放任你家的猪来拱我家的大白菜好吗!」我是猪?芥川是大白菜?敦皱起眉头,不满意这个称呼。「我不是猪,我也没有拱芥川!」太宰听见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俩好逗啊,芥川君都犯尴尬症了你们还是闭嘴吧。」敦表示,在变脸界他只服太宰。中也抢过敦手上的毛巾,接着替芥川擦头发。「芥川,不要随便和陌生人在一起啊!」太宰觉得现在的中也就像是苦口婆心劝告女儿不要找个没用的男人的母亲一样。「但是他救过我,是恩人。」芥川也很郑重地对中也说。「还是友人哦!」敦接下去话茬,在中也替芥川擦干头发之后直接带着芥川去了饭厅。

 

中也进去洗澡之后,太宰坐在了澡堂外的椅子上发呆。「或许……敦君真的比较合适吧?」许久之后无意识地呢喃出这句话,中也在幕帘后听到了这句话,也在沉思着。不一会儿,中也像是下定了决心。

 

「太宰,你应该知道坦诚一点会比较好吧?」

 

不管是谁,不说出口的心意是绝对无法传达到的。

 

 

TBC.


评论
热度 ( 2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