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res

BSD:芥右 / 百合向通吃
KNB:黑子右 / 桃丽

主要吃这两个圈子里的粮,偶尔产一些不入流的文。超级欢迎有小姐姐来找我聊天!

© Agares
Powered by LOFTER

东南西北:Ⅲ(敦芥/太芥)

其实这段话应该在前面两篇就说的……这篇设定为架空,没有很糟糕的事情,原作的那些虐心到爆炸的设定也没有采用。大概没有虐。还有备注Ⅲ篇很渣,要是不能接受请直接走Ⅳ篇。


一、二篇:


说起组合吧,在东西两边都是比较特别的存在。南边山半腰的死屋之鼠好像去了温暖的南边准备过冬。组合是从西方过来的,穿的是洋服、喝的是洋酒、吃的是西餐。总是感觉他们有种暴发户的气息。

 

他们第一次拜访武侦的时候,武侦并未想太多就直接开门把人放进来了。结果换来的是组合的人拿着几箱钱来游说说是想要买山,被拒绝后说了一个时辰都没有要走的意思,社长怒了,直接叫贤治连人带钱的给扔出大门外。组合灰头土脸的说我们会再来的,还真的隔几个月就来一次,不过每逢冬季他们就会回去西方探亲。

 

组合也拜访了港黑。刚到门外就看见几只恶犬豺狼,见到组合他们就一直凶神恶煞的直吠。门里的人听到了吠声,就出来看看发生了啥事。所以组合并没有留下什么哀伤的记忆与疤痕。组合的头儿菲茨杰拉德有了前一次的经验,带上了比之前还要多几箱的钱。不过凳子还没坐暖就被森鸥外追逐幼女,求她穿上带荷叶边和大蝴蝶结的小洋裙的样子给吓了一跳。

 

「抱歉呢,爱丽丝很喜欢这里,不会卖的。」森鸥外直截了当的拒绝了他,菲茨杰拉德本打算重复上次的唠叨法,不过被很期待他们走的森鸥外散发出的杀气吓到了,悻悻然的说了告辞回到自己南边的山上。开始准备大搞一番。

 

「怎么办啊,泽达尔和女儿要过来这里,没有多余的山怎么让她们过来享受?」菲茨杰拉德苦恼地说,妻子和女儿想来这边游玩,他想要再起一栋别墅,但是自己的南山上已经没有位置了。「那么请您老实呆着别做任何事。」奥尔柯特这么说道,刷刷地在纸上奋笔疾书。

 

马克.吐温吃着约翰.斯坦贝克从故乡带回来的葡萄,一边口齿不清的说「开战吧!」周围的成员纷纷转过头来看着他,并且沉默了好几分钟。「……怎么啦?」吐温将葡萄咽下去之后,发现周围的人盯着自己一言不发,开始慌了。「我就是随口说说……要是不好的话也不用理我。」这时,菲茨杰拉德站了起来。

 

「没错——!开战吧诸君!将另外两座山抢过来!」奥尔柯特将那张写着预算与场地大小的纸揉成一团,重新写了一份战争攻略。成员也没有其他意见,组合就这么愉快的决定要攻打另外两座山。所以才导致现在的局面,组合分成两派,一边去东山武侦、一边去西山港黑。北山气氛太过诡异所以不列入争夺战的其中之一。

 

港黑的人不是盖的,没有对不起黑手党这个名号,人多势众外加数只恶犬豺狼。黑蜥蜴和动物们直接秒杀掉了那些没啥战力的人,现在是芥川对霍桑、红叶对米切尔、约翰对中也。

 

「鄙人芥川,港黑的走狗。胆敢袭击黑手党,做好死亡的准备了吗——?」芥川行事手法太过残暴,霍桑也有所耳闻,他是个牧师,厌恶嗜血成性、凶恶残暴的人。罗生门化为黑兽,刺穿了霍桑的胸腔,他嘴角流出鲜血。霍桑笑了笑,说正合我意。不过被捅了一刀还是很不爽。


「你简直就是恶魔。」霍桑皱着眉,念出了一连串的咒词,发动了异能——红字。「所有罪恶在红字面前皆须止步。」芥川发动了罗生门之后,旧患未清,发动的时候咳了几下。

 

「芥川!没事吧?」正在和约翰比划体术的中也听见了芥川的咳嗽声,回头看了看。「在这种情况下还关心别人真的好吗?」约翰的异能是通过葡萄枝蔓来操纵其他植物,进而扩大力量范围。「啊——?你最好期待能够活着见到明日的太阳。」中也伸了个懒腰,发动异能。

 

「你说什……好重!」正当要攻击的时候身上突然传来超出负担的重量,一下子就摔了下去。「小子,遇见我是你倒霉。」中也嘴角上扬,自信的笑容一直是他第二大的标志。中也对约翰,完胜。

 

「等收拾完你的同党,你就可以解脱咯。」中也踩在约翰的身上,对周围的人示意把这家伙给绑起来。红叶也不差,异能的金色夜叉一向刀下不留人,将米切尔的阳伞给切碎了以示警告。米切尔最为中意的一把阳伞被金色夜叉给切碎,米切尔秀眉一皱,用了能力也将红叶的纸伞风化了。红叶笑了起来,示意金色夜叉动手。

 

于是金色夜叉就在米切尔的背上轻轻地砍了一刀,划破了衣服,留下了一道不会留下痕迹的伤痕。「女孩还是不要留下疤痕比较好。」红叶虚掩着嘴,笑着说。接着示意手下把米切尔给绑起来,丢在了约翰旁边。「我都说没有那么容易了!」米切尔咬牙切齿的说道,自己的洋服被划破了,她准备回去向菲茨杰拉德报销。「你现在发脾气也没用啊!」

 

于是港黑一帮人找了几张凳子,一起坐在那儿看着芥川和霍桑的战斗。你们别这样好吗……芥川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却没有说出口。罗生门首先攻击,谁知霍桑的异能红字还有防护壁的功能。「俗家修士也颇有一套。」「不要叫我俗家修士,我和那些罗马的历史残留物不一样。还有……你们港黑的人都那么喜欢看热闹吗?」

 

「不好意思,在外人面前。见笑了。」罗生门化为黑兽,啃噬着红字化出的防护壁。现在看似霍桑占了下风,但是那时溅在芥川和服上的血迹变成了文章,束缚了芥川的行动。「看来你不能算是恶魔,只是一头自视过高的野兽。」霍桑抬起头,中也听到他这番话气得恨不得在他的脸上来一拳。

 

「要是那人现在在这里,眼里映出我这幅流畅地操纵异能的身影,会不会夸奖我呢……不会的,反正……那人的眼里再也不会映出我了吧。」霍桑发现芥川状态不对,下意识的发动了防护壁。芥川原本低着的头,抬了起来。

 

「俗家修士——!罗生门.连门颚!」芥川挣脱了束缚,罗门生化为的黑兽吞噬着空间,迅速的刺穿霍桑的身体。「芥川!停下!还要用来做人质的你忘了吗!」中也喊道,听见中也的声音芥川一瞬间冷静了下来,罗生门也安分的变回原本的姿态。找了港黑的医师为霍桑治疗之后。

 

「算了……没有西山还有东山。」米切尔叹息,自己居然输给了一个年纪比自己大上几岁的女性,奥尔柯特说好的年轻根本没有排上用场。「没办法了,等他们的好消息吧。」约翰坐在椅子上,翘着脚。

 

「你们的目标还有东山的武侦?」米切尔和约翰被突然冒出的黑兽吓着了。「没错……」还没说完,芥川就留下一句话,飞奔而去。「我要去东山!」港黑的大人们都说这绝对是去找太宰了,这孩子怎么不让人省点心呢唉,中也也跟了上去。他说是没放心让他自己一个人去。

 

 

「他才不是不放心,只是害怕。」

 

害怕什么?没人敢问。

 

知情人喝着茶,缓缓地说道。

 

 *

战斗描写真的无能,不过谁让我自己爱作死。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