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res

BSD:芥右 / 百合向通吃
KNB:黑子右 / 桃丽

主要吃这两个圈子里的粮,偶尔产一些不入流的文。超级欢迎有小姐姐来找我聊天!

© Agares
Powered by LOFTER

东南西北:Ⅰ(敦芥/太芥)

下午的脑洞,不知道是短篇还是中篇、架空微古风设定。主CP敦芥、副太芥。中芥可能有,不过成分不会占大多数,所以不打tag。十分任性、随心所欲的产物。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阅读吧。


东边的山脚那儿有武侦、西边的山头上有港黑、南边的一整座山都是组合、北边的半山腰上是死鼠之屋。四大巨头表面和睦其实内里互看互不爽。

 

港黑偶尔会去偷袭武侦在山脚下的小房子,最后被力气大的很的十四岁的男孩子给扔了出去。并扬言下次再来可就是绑上烟花送你们上天啦,武侦的自杀癖患者连连叫好,举手说他也想要被烟花炸上天,这样的自杀姿势感觉很好。武侦众人白眼他过后便各自忙活,没有人去理自杀癖的蠢话,除了新加入不久的耿直孩子。

 

组合时不时就到处拜访其他三巨头,想要买下那三座山。不过被武侦的社长给赶了出去,被港黑的一班凶神恶煞的人还有数只恶犬豺狼吓退,死鼠之屋的话从来都是静悄悄的,没人迎接没人回应,整个宅子散发出诡异幽静的气息。

 

 

武侦新加入不久的耿直孩子叫做中岛敦。动作灵活、开启了开关之后就会变为白虎一般的凶残,但是平日颇为憨实。喜欢吃茶泡饭,最近正为与谢野小姐早午晚饭都不再做茶泡饭而暗自忧心。和刚从港黑走人的泉镜花住在隔壁,并和她玩的很好。

 

某天,太宰告诉敦在东西两山的中间有个森林,森林里有个茶园,里边种的都是上好的茶叶。敦一听就背着个箩筐,准备去采茶,好带回来让与谢野小姐做茶泡饭顺便想给武侦免了一段时间的茶叶钱。

 

敦一进到森林就是一脸懵逼的,茶园没找到。倒是找到了一个半死不活的人儿,那人衣服是一片漆黑,但是肤色白的过分。白嫩的脸上和黑色的和服上沾着少许血迹,周边是一堆尸体。这幅场景触目惊心,敦呆站在那里,不知作何反应。

 

他想起了国木田先生给他看的一副临摹画,上边的人丑得分不清五官,只看到了白皙的皮肤和黑色的和服。告诉他看到就要赶紧逃,这人是港黑的其中一个大人物,凶残嗜虐冷酷无情。敦点点头,心中吐槽道真的有长成这样的人吗,后来才知道是太宰先生的画作。

 

他扶起了那人,想确认看看是不是真如太宰先生所画的那么丑。一看,简直惊为天人。天啦噜这简直就是天使的脸孔啊!和太宰先生画的简直是天壤之别。心中这么想到,但是想着国木田先生的话,这人不好惹,看到了绝对要逃的话。内心极度的纠结。

 

我到底是救还是不救?要是他醒来捅了我一刀咋办?但是不救的话他就会死在这儿吧?算了死就死吧反正武侦里边有个妙手回春,连将死之人都能救回成活泼乱跳的与谢野小姐。以上为敦的内心戏。

 

敦咬了咬牙,将箩筐丢下。背起芥川之后才发现他意外的轻,当下断定港黑对伙计待遇不好,连饭都不给吃,难怪镜花要跳槽。敦背着他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的时候,当出来本想看一无所获的敦的太宰和来迎接隔壁的寝室室友的镜花看到的不是一脸失望伤心的敦,而是着急的背着个人的敦大呼小叫的唤着与谢野。

 

「与谢野小姐!您先来帮忙看看这个人吧!他像是快死啦!」

 

正在和谷崎润一郎和直美一起做晚饭的与谢野一听到有人快死就急忙冲出来。兴奋的对敦说在哪呢在哪呢,敦示意她看了看背上的人。赶来的太宰和镜花见到背上的是谁之后吓了一跳,直呼阿敦你把东边山上的港黑的芥川带回来啦?

 

 

「先别管他是谁,先救了他吧!」

 

国木田看着那人,听到太宰和镜花说那个半死不活的人是芥川之后跑着去拿来了那副临摹画,指着画里的人对太宰骂道你画的芥川和芥川真人相差十万八千里啊!太宰哼着小曲儿,一溜烟的跑走,留下破口大骂的国木田和看着敦把芥川抱上与谢野小姐的手术床的镜花。

 

与谢野看了看他,皱了皱眉,正要开口。敦以为与谢野是要说芥川没法治了,屏住呼吸等待着。「这人没死,只是身体有点虚,刚才他是睡下了而已。」与谢野揪着敦的耳朵骂他大惊小怪,害得她那么兴奋。

 

「哎——疼疼疼!」

 

等到芥川醒了之后已经是半夜三更,敦守在了他的床边睡着了。床边的桌上放着一碗红豆沙,芥川迟疑的摇了摇呼呼大睡的敦,敦眯着眼睛起来。「谁啊……欸?!你醒了?!」敦看到芥川醒来之后跳了起来,正准备去告诉武侦的大家。没想到一跑出去就被国木田骂了一顿。「小鬼!你大晚上的不睡觉瞎嚷嚷什么!再吵就让贤治送你上天——!」

 

敦一个激灵,乖乖的回到自己房里,打算和芥川说说话。芥川一脸尴尬的看着他刚才的行为动作。「芥川?你感觉怎么样?」敦轻声说道,他真的怕会被贤治给送上天。「……没事。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你的大名早就在这个城里发扬光大了。虽然想这么说但是敦还选择了说是太宰先生和镜花告诉他的。芥川听了突然沉默下来,接着想要下床。「等会儿,你干嘛啊?」敦拦住芥川,生怕他会跑掉。与谢野私下和他说,芥川的肺部有恶疾,但是要是好好调养,就会痊愈。

 

「回去。」芥川平静地说,他实在不想在这地方久留,他还没有强大得能够堂堂正正见那个人。敦不知情,就拦着他,语无伦次的说道「先别急……那个……这个,你要不要吃点东西?!」敦刚说完就后悔了,这大半夜的上哪儿找东西给芥川吃啊。这时正好瞄见桌上有碗红豆沙。

 

「吃这个吧——!」敦拿起了那碗红豆沙递给了芥川。芥川过了许久,直到敦伸长了的手发酸时才慢慢接过那碗红豆沙,却没有动口。「怎么不吃?」「手有点麻。」「……哦,我帮你吧?」敦从芥川的手里拿过红豆沙,盛了一勺递向芥川的嘴边。芥川眉头皱得更加厉害了,可惜敦这个粗神经并没有感觉那里不妥。「张嘴啊,啊——」「我只是手有点麻,不用喂我。」敦红着脸放下勺子,一边懊悔着自己怎么就突然做出这种蠢事。

 

芥川吃完后用了敦递给他的丝帕擦了擦嘴。「这是梅园的红豆沙。」芥川肯定的说,敦不知道是不是,就随意的应了声。接着让芥川先睡下,明日再讨论去留。「那么我先走了。」敦走出房门之后才想起「我的房间在这儿,我今晚睡哪儿啊——?」这件事实,于是他又进了自己的房间。「……我没地方睡啦。我在那张椅子上睡,别理我好好睡。」解释完才发现芥川已经进入梦乡。

 

敦再一次觉得自己好糗。

 

「呵呵。」月光照在太宰的身上,躲在暗处偷窥加上偷听之后下来。去厨房拿了一壶酒,到院子一边喝酒一边赏起月来了。「那么久了,还是甘党啊。」

 

 

月下借酒消愁,何处可诉凄凉?

 

 

TBC.

 



评论 ( 7 )
热度 ( 4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