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res

BSD:芥右 / 百合向通吃
KNB:黑子右 / 桃丽

主要吃这两个圈子里的粮,偶尔产一些不入流的文。超级欢迎有小姐姐来找我聊天!

© Agares
Powered by LOFTER

人偶(太芥)

人偶师(太宰)与人偶(芥川)paro、可能有Bug。


太宰是个人偶师。

制造过许多精致完美的人偶——


——————————————————


「只可惜他的人偶只是人偶,就算再怎么像是人,也只是仿制品。」中也曾经这么说过,他看得出来,太宰对他的人偶并没有注入爱意。就像是父母对孩子的亲情爱。

 

太宰有几个挚友,其中一个叫做织田作之助。他是个小说家,抚养了五个孤儿,给予了他们得体的衣服,良好的教养,三餐温饱还有父爱。太宰正是被这样的特质影响,他决心要制造出自己的孩子。他不止要给予他最好的,他还要赋予他灵魂与活下去的意义。

 

「哼 ♪ 一个人殉不成情  ♪ 不过不过 两个人就可以做到  ♪ 」太宰一边哼着自创的曲子和荒唐的歌词,据说这首歌的名字叫殉情之歌。手上的动作灵活轻快,一下下的雕刻出自己孩子的面貌。

 

闭关许久,他终于制造好了自己所爱的孩子。柔软的发丝、白皙嫩滑的肌肤、有些可爱的面貌正是太宰极为用心的证明。

 

他给孩子取名为——芥川龙之介。

 

「接下来要怎么注入灵魂呢?」

 

太宰思索着,最后决定去找了自己的上司,也就是森鸥外。

森鸥外有着召唤灵魂、注入灵魂,总之就是灵魂相关的巫术。太宰为他所做的人偶爱丽丝的灵魂也是他所注入。

 

「日子那么长,没有人的陪伴太过无趣了。」

 

当他为那个金发碧眼的人偶注入灵魂的时候,他对太宰这么说道。

 

太宰去向他请求的时候,他爽快的答应了。

因为他从没见过太宰两眼都是期待的光芒,这么符合他现在的年纪。

少年的双眼里本该就是绽放期待,而不是浑浊不堪的迷茫。

 

「太宰君,好了。带他回去吧,三天之后灵魂的记忆就会归零,这副身体将会觉醒。」

 

太宰抱着他回到了自己居住的房子。

心情愉悦的等待三天后的到来。

 

三天后,当白净可爱的小人偶慢慢的睁开了双眼。太宰似乎掉下了几滴眼泪。喜极而泣、这是我的孩子。他自己心里转瞬即过,升起了成为那孩子的老师而不是父亲的念头。

 

「你是芥川龙之介。而我是你的老师,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给予的。」

「所以,你是我的东西。」

 

年少气盛的少年扬起了天真无邪的微笑,高调的宣示了主权。

 

那孩子面无表情地的点了点头。说了声是,太宰将准备的荷叶边衬衫、还有长裤和黑色大衣。他对芥川说,那黑色大衣是他的武器,是他强大的证明。其实荷叶边衬衫只是他的恶趣味,虽然穿在芥川身上非常好看。

 

 

「站起来!你有那么弱吗?!我是这么教导你的吗?那样的话你还不如被丢进贫民窟里!我的学生没有这么弱啊!」太宰没有穿着和服,而是穿着方便活动的衣服。他正在训练小小的芥川,他过于迫切的希望芥川变得强大。

 

「是……太宰先生。」

 

纤细的孩子变成了少年,年轻气盛的少年变成稳重轻佻的青年时,这种时光未曾变过。每一日的练习量有增无减,芥川的身体越来越差,但是他还是勉强的站了起来。继续面对老师的教导。

 

「喂,太宰。」中也和织田作有一天在太宰家的练习场,看到倒在那里奄奄一息的芥川。织田作走过去看了看芥川是否无事。

「什么事啊,蛞蝓。也想要个人偶吗?」太宰轻笑,喝了一小杯酒。

「我和你说正事,你对芥川的训练程度是不是太超过了?」

 

太宰挑了挑眉,再次为自己斟了杯酒。

 

「芥川君可是我最自豪的作品,不强大的话就和我平时做出来的那些残次品没有分别。中也,你知道我平时的那些残次品最后的下场吗?芥川君要是像被我淘汰的残次品一样,可是会被抛弃的啊——」

 

「不变强的话就会被这个世界淘汰,不要忘了我们是怎么过来的。中也。要是只能被人保护的话那我为什么要制造出芥川君?我所创造出来的是孩子,而不是花瓶。」

 

中也愣了一下,见太宰是认真的。

 

「你这样早晚后悔,你以为芥川的身体很好吗,你再这样下去不后悔我跟你姓!」

 

接着说着和你这人真没法沟通之后就离开了。接着织田作走之前和太宰说了几句。

 

「孩子要是感受不到爱就和孤儿没有分别,偶尔也对他温柔一些吧?你以前对他可是很好的啊。」

 

之后他就离开了太宰的家。


——————————————————

 

「咳……咳咳咳。」芥川一边勉强自己站起来的时候,突然咳出了血。太宰见状急忙将他送进了自己专用的工作室。

 

人偶吐血,匪夷所思。

 

经过检查,芥川作为一个人偶,寿命将至。

其实人偶能够活上好几百年,只要不腐烂不受伤就会好好的活着。

芥川被制造出来才十年不到。

 

「芥川君,真是没用啊。」

「太宰先生,抱歉。没能完成你的期望。」

「好好歇着吧。」

 

芥川能够感受到,太宰摸着他的手,是从来没有过的温柔。

芥川真正的闭上眼的时候,太宰就离开了这个地方。

据说芥川走后,太宰将自己关在房子里,去了练习场。

剩下的仆人们也一个个的被遣散。

一下一下的抚摸那些痕迹,那些他和芥川训练的时候留下的痕迹。

 

织田作看不下去了。

中也和安吾也是。

 

「碰——!」

「太宰你滚出来,你还要颓废到什么时候?!」

 

没有人回应,甚至连一点声响也没有。

织田作和安吾分别去房子的东西两边找,中也留在原地待命。

 

「……你们两个过来。」

 

织田作在东边的练习场发现了字条。安吾在西边的工作室里找到了躺在床上的芥川和一个和芥川神似的人偶少女。安吾想起了那是在七夕的时候芥川许过的愿望,想要一个妹妹。

 

「我走了。——太宰治。」

 

他们去找了那些被遣散的仆人们,问问看知不知道太宰的去处。

无果。

最后一个找到的仆人是伺候芥川的。也是最后被遣散的人。

是一个很亲切的老太太。

 

「太宰先生啊……在我走前的最后一个晚上,在工作室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龙之介君的照片。那是龙之介君和太宰的第一张也是最后一张合照。」

 

据老太太说道,太宰对着龙之介君的照片说了一句话。

 

「芥川君,你真的坏掉了啊……抱歉呢,没有修好你。」

 

照片被塞在了老太太家的信箱里。

被老太太保存的很好。

 

「好好的保管吧,这或许是太宰先生和龙之介君曾经在一起过的唯一证明。」

 

照片中的孩子和少年笑靥如花,中也将照片好好的握着。

 

织田作、安吾和中也向老太太告辞后便转身离去。


——————————————————

 

 

后记一。关于照片。

 

「芥川君,好吃吗?」

「是的!太宰先生!」

 

那张照片是安吾拍的。那是他们五人一起去夏日祭典的时候的事情了。那天安吾带着相机,他很庆幸,能够将这么美好的画面拍下。


后记二。关于妹妹。


七夕时,小小的芥川在色纸上端端正正写好了愿望,织田作帮他挂上了竹枝。

「芥川君,你该睡觉了,回房吧。」

「是的,太宰先生。」

将芥川哄回去睡觉的太宰和中也、织田作还有安吾挤在一起看了芥川写下的愿望。色纸上端正地写着「想要一个妹妹。」

众人失笑,只有太宰将芥川的愿望记在心里。

最后,他只将这个愿望实现了一半。

 

*

心血来潮的故事,糖还是刀我也不知道。

 

End.

 

 


评论 ( 6 )
热度 ( 7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