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吧,别害怕。(中芥/一丁点儿太芥)

因为一首歌的歌词衍生出的小短文,来露个脸表示自己还没死。


你在那裡 微笑看我
溫柔地說 來吧 別害怕

——《是梦吧》胡一天



“来吧,别害怕。”

 

这句话,芥川龙之介直到现在还是记在心里。

 

——

 

中原中也是这么对他说的,那个时候他躲在只有老旧的灯在发出小而泛黄的灯火的仓库里因为疼痛而发抖,他甚至喊不出一声疼或者是一丁点的呻吟。芥川龙之介的老师在看着他,用那双没有光的眼睛看着他,满脸的笑意在芥川龙之介眼里就是老师不满意他的表现。所以他一句话都没能说出来,直到中原中也的到来。中原中也戴着他的帽子,黑手套底下的那双好看的手猛然往太宰治揍了过去,但是依旧被太宰治给闪了过去。

 

“你要打死他啊?!”

 

中原中也没好气地对着太宰治吼道,他一向对太宰治这个人没什么礼貌,他觉得这种青鲭王八蛋没什么值得他以礼相待的。太宰治对他的态度也是极差的,两人相看两相厌的情况就连刚来的芥川龙之介也见惯不怪了。中原中也是老师讨厌的人,芥川龙之介也很少与他有交集,即使中原中也对他释出许些善意他也无法察觉。太宰治的眼神浑浊而无神,他扯开嘴角,嘲笑般地看向中原中也,一言不发。

 

中原中也看他那样,好像是在说:“关你屁事,我就是这个意思。”

 

“去你妈的,他还不够努力吗!”

 

他是足够努力,但是还不够强啊。太宰治腹诽道,接着向他挥了挥手,意思是让中原中也滚远点别来打扰他和芥川龙之介的训练。他的学生还没有强到不需要严格的训练,芥川龙之介还不够强大,远远不够。中原中也臭着一张脸,一脸烦躁,后来芥川龙之介疼的后劲开始上来,他总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已经碎成渣了。

 

但是不站起来不行,会让老师失望的。

 

他抱着这个信念,靠着旁边的木箱子,用极慢的速度一点点地打算站起来。导致他没听到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两个人说了什么,芥川龙之介可是连小脑袋瓜都在疼啊,他靠着木箱子,好不容易站了起来,他的腿抖得厉害。

 

这时,芥川龙之介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光景,又或是他早就遗忘了。

 

那个人,微笑着看着他,像是很费劲地摆出一张和善的脸,刻意的有点好笑。太宰治冷眼旁观,他看见中原中也那张脸的时候,差点掩饰不了他的不屑与嘲笑。

 

“来吧,别害怕。”

 

很温柔的声音,这个倒是不像是刻意的。

 中原中也对芥川龙之介伸出了手,告诉他别害怕,让他过来。

 

芥川龙之介一瞬间是想过去的,很想很想的那种,他好像就突然有了力气。他看着中原中也的眼睛,那双眼睛比自己印象里的老师的眼睛更加清澈、更加美丽。像是海、或者是天空,总而言之就是清澈漂亮得让人想跳进去的那种。

 

他使尽了力气,踏出一小步。

 

这时候他看到了中原中也自己也没发觉到的的惊喜与他的老师毫无波澜的眼神,芥川龙之介抿唇,他又停下了接下来的步伐。中原中也经历了几秒的等待之后露出疑惑的神情,太宰治则是露出他就预料到一般的自豪的微笑。

 

芥川龙之介强迫自己撇过头,不去看中原中也。

 

“中也,回去吧。”

“他不可能会和你走,他是我的学生。”

 

给他存在的意义的人是我,只能是我。

 

太宰治这时候就有了一般少年的狂妄与自信,他对芥川龙之介的事上总是游刃有余,他和其他人都是这么认为的。中原中也试探性地再叫了一声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只是静静地看着旁边的木箱子,他又失望又气恼地踹了一下箱子,就碰的一声关上了门。

 

“呵呵,芥川君。”

“站起来,继续!”

 

——

 

芥川龙之介直到现在都还记得。

 

有一个人站在自己面前,微笑着看着他,温柔地对他说。

 

“来吧,别害怕。”

 

End.


 
评论(4)
热度(52)
© Agares|Powered by LOFTER